2015-08-20 环球时报-环球网

英国《卫报》称,“未来几个月将是中国天津非常艰难的时刻”。报道引述纽约开放社会基金会东亚负责人凯洛格的话称,必须充分调查和披露瑞海公司如何能明显违反法律,在如此接近居民区的地方储存这些危险品,才能消除人们心中的担忧和对政府的不信任。对此天津市长黄兴国称天津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爆炸后的信任危机”,“德国之声”19日称,这次灾难不仅暴露了安全漏洞,同时也引发信任危机。对事发以来广受诟病的信息发布和记者会问答情况,黄兴国坦承做得“不怎么好”。德国柏林墨卡托研究中心19日的一篇研究文章称,“天津爆炸显示:信息政策是中国系统的核心漏洞”。文章称,特别是灾难发生后,地方当局没有及时公开信息,并承担责任,这也导致互联网上的严厉不满。近年来,发生危机后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舆论的一个重要晴雨表。

“不公开透明,天津爆炸调查将徒劳无功”。《南华早报》19日的社论称,中国经济发展进程中,曾发生多起重大工业事故,令社会付出沉重代价,而天津大爆炸则属于其中一起最严重的事故。对于此次天津爆炸事件,当局的当务之急是展开全面调查,以不偏不倚的态度公开所有涉及事故的真相。对于当中运作情况,许多基本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社会对于爆炸起因和背景众说纷纭,期间也传出不少谣言。评论称,对于此类灾难,政府可能已经作出标准回应,下令展开全国性的安全检查。不过,光是检查和严惩责任者并不足够。当局必须查明真相,并汲取教训,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加以解决。

解决信任危机还在于沟通。《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当天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等与在万丽泰达酒店外请愿的民众进行了沟通。这也是政府与受损业主首次坐下来协商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当场就与部分业主代表协商提出诉求的时间和地点,并保证绝不会让群众住进有危化污染的地方。尽管仍有一些受损业主在外围喊话要求政府回购,并且质疑污染问题,但许多人对政府官员这样的沟通表示认可。



凡本栏目摘用文章的作者,请与本刊编辑部联系领取稿费。




联系人:段老师 电话:010-88561916


 



2015年10月28日

不公开透明,天津爆炸调查将徒劳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