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总理在天津泰达医院看望伤者时,一名香港记者突然冲过来用手机拍摄并追问“编外消防员”问题,总理说:“参加施救的现役和非现役消防人员都受过培训,他们明知火场有危险,但把危险留给自己。他们的牺牲让我们痛心。他们都是英雄,英雄没有“编外”!

天津市公安局消防局长周天在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现场附近说:“这个当口,不要在流血的伤口上撒盐了。殉职官兵的家属,还有躺在医院的官兵,当他们听到对‘冲向火海’的质疑时,他们心里怎么想?伤亡这么多消防员,战友们心里无比难受,但消防队员们顾不上悲伤,仍然含泪仍坚守岗位。希望公共舆论空间的讨论一定要理性、专业。”

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杜兰萍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此次爆炸是新中国以来,消防官兵伤亡最为惨重的事件。

天津市一从事化工试剂生产的民营公司老板董树生(化名)这样告诉晨报记者:“一味地求快,天津港出事只是时间问题。出事是必然的,在哪里出、什么时候出、后果多严重,这些是偶然的。”

天津市泰达医院肾内科医生李青如是说:“受伤最重的,是消防官兵。”李青说,送来的部分消防官兵全身烧焦、血肉模糊,“要不是身上残留的消防制服,根本看不出是消防队员”。他称,个别消防队员送来时,已没有生命体征。在治疗之际,他和一名消防队员简单聊了几句。“这位消防军官说,他们都知道,现场进去了有可能就出不来,可没有办法,这就是他们的职责。”他称,当时他被这句话深深触动,早晨回到办公室,在忙碌中一直被压抑的情绪终于崩溃,大哭了一场。“作为医生,我们见多了生死离别,情感没有那么脆弱,只是这些消防官兵的伤情太惨了,他们全都是生龙活虎的精壮小伙子呀!”李青表示,救治结束后,多名同事回到办公室号啕大哭。

环球时报》采访了一位中国的防化专家说:“这次事故所在区域的后续处置将是一个很复杂、很细致、甚至比较漫长的过程,不过只有这样才是对发生事故的区域以及周边居民真正负责的做法。对于从爆炸区域运出去的集装箱等沾染了污染物的东西,要进行彻底检测、洗消、登记编号,乃至使用专用的设备彻底销毁,如果从受灾区域中运出来的可以继续利用的物品比如汽车,要进行彻底洗消和专业检测,证明没有危害之后才能再次使用。”



凡本栏目摘用文章的作者,请与本刊编辑部联系领取稿费。




联系人:段老师 电话:010-88561916


 



2015年10月28日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声音”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