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瑞刚

 

今年的冬,忙碌和不经意中就来了。某个写字的夜晚,雪突然而至,闯进的姿势着实吓了一跳。

本来已经疲惫的头脑,瞬间又变得清醒了。夜晚,一个人的生存状态,到一定程度时,就有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

体味落雪,一片一片在掌心,慢慢融掉,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在记忆里飘荡。

人,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回忆过去就是幻想着无数个未来。在我还沉浸自己营造的世界和故事里,窗外早已经物是人非了。眼前的雪迷漫了整个天地,看着,就无端生出一种紧张,是不是又辜负了四季?日子还是那样,平淡而简洁,上班,看字,写字,我这样的年龄,已经进入没有“蓝色预警”的阶段。眼前的雪,一团一团,还是燃烧得如此癫狂。也许是远方的汽笛声,温暖了我这个在雪夜里劳作的人。我想在时间的河流里,总有一个人或者物体,隐匿在不易觉察的角落,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

想起在煤水段的那些日子,一场雪后,几个面目“狰狞”的年轻人,围坐在一个汽油桶改造的大火炉旁,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缕一缕烟在空气中升腾萦绕,最后混合在一起。火炉上的猪肉酸菜炖粉条,咕嘟的声音,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微弱昏黄的灯光,狭窄的工休间,不时在雪夜里经过的蒸汽火车,梦般的温暖,温暖着梦。

我想如果可能,我会把自己经历的脚印,寄回去,寄到那片曾经的雪地。

然后俯下身来,亲吻这些脚印之前,仔细地注视,发现青春、少年、童年的蛛丝马迹。那个隐匿在我背后的家伙,一定会发现我高了、矮了、胖了、瘦了,看见我深深浅浅的日子忽然明白了:无论什么事物,都会融化掉,在反复轮回的人生中。

站在窗口的我,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像多年之前的一场雪,此刻才发现冷。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午后,我初中刚毕业,上高中是没有指望了,暑假里无所事事,我游荡在钢铁大街。阳光,刺眼,汗水浸湿了后背,感觉到汗珠在额头,流淌。冷饮摊,太阳伞下,昏昏欲睡的老太太,哈喇子快流到胸口了。我被糟糕心情折腾得要死。一个少女进入了视线,她穿连衣裙,红色,球鞋,白色,修长的双腿,小巧的胸脯,清澈的眼神,白皙的皮肤,如今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进入,只记得那件连衣裙,同样刺眼。她在我对面的候车廊下来回走动,步履轻细,悄无声息,公交车来了,挡住了我视线,车过后,空荡荡,她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没看我一眼。

我记住了那一袭耀眼的红。

生活中,真的有这样的偶遇,彼此都没有经意,错过,就再也没有相逢。然后,她把我,这个世界,掏空了。

后来,我把这个细节,写进第一篇小说里,但是,我却卑鄙的让她,死在我的小说里了,现在想起,唏嘘不已。

 

 

冬,蜗居,一个人,思想也蜗居,角落里。

月光,弥漫雪地。想,静静地想,一生,就是一次行走,春夏到秋冬,生到死。

现代工具的诞生,行走,简单便捷,每次在川藏或青藏的路上,会看到,依靠双脚的朝拜者,神秘的召唤,六字真言,叩拜,起身,虔诚的眼神,坚定的步伐。晨起,烟岚中,渐行渐远,泪眼朦胧……

行者无疆,对于生活的期待不同,必然理解就不同,目的也不同。

好像是无法理解。因为,我们路可以走,却走不进每个人的内心。

那一刻,喧嚣沉寂;那一刻,时光停顿。

摒弃世俗的观念,想,其实,每个人都是世俗里的过客,不断地修行,结果怎样,不得而知。生与死,一瞬间。

这样说,也许沉重。那为何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去远方?是什么?一次次离别喧闹城市,面朝孤独,风雨路上。

找寻,找寻心灵的住所。

一生一世。

其实,一次旅行,一次行走——一次救赎的过程。

沿着冥冥的旨意,终于,把各自灵魂领回,一个岁月消融的世界里。

行走在路上,被时光深埋的风景,所有的爱恨情仇都褪去。

行走是短暂的,救赎是永远的。

高原,阳光倾泻,天空湛蓝,雪峰圣洁,湖泊澄碧,五彩经幡,虔诚地叩拜……

从自然谧静到心灵幽静,情真诚,心放逐。

祈祷,淹没一切声音,抵达,震撼内心。

尽管终点回到起点,演出总要落幕,带着那颗缱绻的入世的心,此岸眺望彼岸,风景无限……

见你,你在眼里;不见你,心在一起。

你,我,他,都在行走,不同方式,皈依。

 

陌生人

在一家纸媒供职,养家。看字,写字,我的职业和爱好,近十五年。和我临桌的,是一位老哥。老哥每天匆匆忙忙,打拼生活。我们很少说话,虽然天天见面。

想起了一句话:熟悉的陌生人。

天气,寒冷下来,猝不及防。也该,要不就没有冬天的味道了。望,光秃秃的枝干,匆忙忙的人群,符合这个时节的状态。

夜晚,说很多话,面对陌生人;白天,默默无语,熟悉的面孔。

这就是我的生存状态。

又是一个不会言语的夜晚,文字的旋律响起,月光下弥漫,一些词语和句子,填满夜色,寂寞或者激动,倾倒给陌生人。

他们就站在我的对面,和我一样,不言不语,听一个人的痛苦或者欢笑。

生活就像一场一场雪的颜色,上班,看字,下班,写字。简单,普通,衣食无忧,与世无争。

窗外,雪顽固地下;屋内,起起伏伏的心情。

在文字里做梦,一场绵绵不绝的梦。

在自己营造的梦里,自我陶醉。

有些时候,有些人,陌生的人,会经过我的文字,我的世界,脚步匆匆,只言片语,或者打个招呼,又匆匆而过,像梦。

我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我知道这些陌生人不是上帝,拯救不了我,我是我的上帝。

从一场暴雪中,收获温暖和醇香,像一杯酒,独自品尝。

每个夜晚,诞生的文字,稚嫩或者可笑,但它属于我,埋藏在,每个夜晚。

很晚很晚,它们盛开,绽放,我像一个沾沾自喜的母亲,看着它们长大,成熟。

满足,快乐,喝掉那杯已经冰凉的咖啡,进入到另一个梦……

夜晚,说很多话,面对陌生人;白天,默默无语,熟悉的面孔。

想到,不曾想过的事情,死亡。有一天,我真的死去,我唯一难过的,是那些为我难过的文字。

这时的悲哀,就像马上到来的暗夜,弥漫。我抚摸着文字,文字安慰着我。

 

 

安静与喧哗之间

被一阵喧闹吵醒。安静的夜之后。楼下,几个孩子堆雪人,吵闹,嬉戏。

如果说,为什么我们热爱这个世界,就是它的变化。春夏秋冬,五颜六色,早午晚,上帝的杰作。

天上有雪。这个冬天的雪,像是深藏在夜晚的倾诉,一场接着一场。深深浅浅,缠缠绵绵。

有一种渴望,渴望在寒冷中收获温暖,在喧哗中找到安静。

那些跳跃的汉字带给我的快乐。每夜亮着这盏灯,会觉得温暖,安全,那些精灵似乎在等我,等我从心灵的角落里,把它们寻找出来,一句,一行,一段,欢喜,悲哀,痛苦,忧郁,从夜的疆土飞过,彼此感动。

冬天,总会想起一句话:在雪未融化时堆雪人,人未融化时堆自己。

黄昏,步行路上,看见一片片落叶,失去光泽,散落在雪地里,安静。之前,鲜嫩、饱满;此时,从容、镇定。一种无法言说的滋味,弯腰,把一片叶子捧在手心,叶脉依然清晰,就想起曾经喧哗热闹的日子,终究归于安静的尘土。

就像此时写下的文字,长大,成熟,最后死在别人的阅读里。

阅读的过程中,你是否看见燃烧、清澈的我。

寒夜,能够给你一种简单的温暖,这是一种奢望,我努力。

看着落叶,恋恋不舍地离开,不敢回望,还要在凛冽的寒风中前行,在安静与喧哗的世界上寻找……

 

内心的光

天将黑的时候,又要下雪的样子

多年了,已经养成了,夜晚,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写字,一个人坚守,知道困难。

此刻,我变作了另一个人,少了浮躁,多了平静,截取丢失的词语,成全一段文字和一个人。记忆里的残垣断壁,突然清晰起来,在一次又一次劳作里重筑。

屋外,小雪,一如既往的飘落, 阴柔轻巧,苍白的面容,彻骨的寒冷,只是我的想象,我没有进入。

而雪还在舞,我迷恋那种舞起的错觉,它们是人间最隐秘的天使,散落在天涯,角落,在哪里定居,融化?

热切的期望,温暖的秘密。

日子就在胡思乱想中,一天天度过,成就我最后的跃动与升腾。

涅槃,是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状态,还是一种物我两忘的形式。灵魂就会穿越世俗,抵达故乡,那些涂抹上油彩的文字生动起来……

什么样的开始,什么样的结束,已经不再重要,黑暗之中,重新读起这些段落,是否已经看见彼此的泪水?

我将先人给我的柔软,融入到血液里,让你们都能看见心里的光。

屋内,雪覆过的夜,安静的好像不在,漂浮在沉寂的大海里的方舟,越来越小,只听见大海的咆哮……

雪布满天空。漫向人间。窗外,白茫茫一片。

那么,就请文字再美些,再壮烈些吧。

书桌旁,思想空灵。所有的句子都一心一意,为一颗灵魂遮风挡寒。

知道很多都会逝去,唯有梦想,陪我老去……

 

 

一个人生活在一座城市,时间久了,虽然走着相同的街道,反而陌生了。

这座城市,很有意思,草原与钢铁的结合,坚硬和柔软并存。

生活在这样的城市,冬天,你一定要有耐性。当漫天雪花降临时,当柔软不在,内心的灵动,只能在纸上表达。

夜,月光照耀着城市,城市的高楼与雪,是否映照了心境?喜欢这时的城市,安静平和,不浮躁。此刻,内心总会飘荡出一种无法言说的滋味。像遥远的故乡,纯真的童年,一些简单平实的怀念,一场走过四季的人生。

四十多年前,也是一个雪夜,我诞生在这座城市,一个工人家庭。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还有剩余的时光。

我高兴或者忧郁地走进这座城市,熟悉且陌生。一个人,一次雨,一缕风,一场雪,一杯酒,一年四季,经历着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写下,记住。城市每天都在变化,内心却一直坚守真诚。寒冷的冬天和漫无边际的雪,没有把情感一点一点磨灭,每夜的灯盏一直在头脑中点亮。时至今日,对城市的喧闹和夜晚宁静的期待,一步一步深入,潮汐般起伏……

月光射在雪上,鸟流动的影子,划破了天空的皮肤,眼睛疼痛,趁着月色,走进心灵的小镇。

冻僵在前世的思想,已经融化,逐渐柔软,热烈舞蹈,一件件往事呼之即出……

 

又一年

都说小雪大雪又一年,深冬真正来到我居住城市的时候,阳光灿烂,几天的阴霾一扫而散,就想跑到楼下空荡的雪场地里,喊叫几声,轻轻一跳,抬脚是深冬,落下时,春天会来临吗?

相信,许多花儿,已经在各自的角落,静静地等待,等待再一次盛开。

这时候的我,和一支香烟,一起回到过去,与烟雾一起升腾,在冒着热气的深冬。

沉沉的冬日,划过夜与昼的递减,划过人生的忧伤,划过一页页空白的纸张,划过永远停不下的脚步和思念。

爱,不会过去,也不会重来……

瞬间,清楚地感觉到雪的洁白无瑕。纵有风云变化,最后,只是简单的一颗心。

像,一颗在冬天孕育的种子,大地深处,对冬天发生的事情还懵懂,缥缈。

昨天和明天,在河的两岸,烟雾弥漫,谁也看不清谁的脸。苍白,期待,重生,暗光,几个词语并排端坐冬日的午后,就注入了一种迷幻的错觉。

干枯的树枝,树叶已经覆盖了我的身体和泪水。山谷里没有回声,经历一场漫漫长雪后,渐渐隐去是那埋藏在雪下面的爱意。跃动的日子,也渐渐苍老,只剩下了祈愿。

神情沉郁,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写字,让它们,去替代我,世间寻找故乡的过程。

天空,蓝,像一场旧梦……

午后的倾诉,在纸上,或婉转,或低吟,或高歌,或停顿,或激昂,或深沉,在温暖又平静的空气里,怒放、肆意地盛开,

这么多年,我们的距离是近?还是远?我们都是走在回家路上的孩子。

听到雪下面的厮杀声,幸福的快感像一场顷刻寂灭的烟花,紧紧,紧紧抓住。烈火燃烧坚冰,流回我的内心,我看到我在文字里畅快淋漓地流淌……

风,轻轻吹过,岁月深处的声音,与心相逢,虽然短暂,温暖了一场又一场梦,一年又一年的过往……

 

低于岁月的声音

岁数越大,越怕年。年像魔咒,缠绕身体与思想。身体越来越苍老,思想越来越僵化。

当年龄接近死亡的时候,怀念和回忆,如一条无法逾越的河,在每个无眠的夜晚流淌。

佛语:不是旗动、风动,而是心动。

我知道,暗潮在内心涌动。

人到中年,绚烂光芒的日子,如昨日黄花已经凋落。渴望平静,是一种心态。

就像等待新年的钟声,缺少了年轻的渴望,不动声色。

灿烂的烟花在夜色里升起,五彩缤纷,坠落,消散,就如人生一般,最终归于平静,死寂……

忽然,想到了死亡。细想,这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古人早就说过:生如夏花绚烂,死似秋叶静美。

所以假设,明天我真的离开这个世界,请我们,你们,他们,一定,一定不要难过。

雪山或草地,一朵鲜花,倾听它悄悄盛开,那低于岁月的声音,令我醉生梦死,也是我,对于这个世界唯一的最后要求。

会看见,我的笑容,我的一生,将绽放凝固在,最美丽花火升腾的时刻。

或许多年,还会有人想起。

或许不久,就将我彻底遗忘。

这样的人生,其实,就是幸福的人生……年轻过,经历过,快乐过,忧伤过。

我没留下什么。只是人生瞬间的美好、真诚与感动。

人生中,追悔莫及的错误,在你们宽容的泪水中,已经消失殆尽。

如果你们觉得我还值得怀念,那就在匆忙的人生路上,闲暇之余,看看我留下的如过往云烟般的文字。

也许,你只从中发现了我的一点影子。于我来说,就是莫大的欣慰。

其实,什么都没有真正失去,眼前冬,即将到来的春。你们会看到一个虚幻的身体,一个像我的人,他是我,或者世界重生的孩子,还在大地上,看书,写字,欢笑,哭泣,雪落,花开。

假设,真的死去。同样,我也会原谅曾伤害过我、我曾憎恨的人。

让我们一起忏悔。

在午夜的钟声来临前,内心里,大声地喊:我爱你,我爱你们!

别了,我曾经活过和留恋的世界。

钟声响起,我们才真正明白,所有的声音,都低于岁月的声音……

2015年10月28日

内心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