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发生骚乱,示威者砸坏车辆、袭击警察,以抗议一名非洲裔青年被警方逮捕后“非正常”死亡。这距去年8月的“弗格森事件”仅8个月,让世界看到了宣扬平等博爱的美国社会的真实面孔。

多数人看来,美国是解决种族歧视问题的教科书: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不知让多少人泪流满面;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国家公敌,NBA快船队老板因为私下和女朋友聊天时流露出种族歧视的思想,就被NBA官方严厉处罚,被迫出售了自己的球队;只要公司在招聘中表现出一点种族歧视的倾向,就会陷入大麻烦;甚至在好莱坞的电影中,黑人也大多数是正派角色。尤其是,黑人奥巴马当上了美国总统,更让世界为之动容。

然而,另一方面,一次又一次针对非洲族裔的杀戮得到了法律的宽恕,凶手大摇大摆走出法庭。一场又一场司法不公引起的暴乱,让美国陷入了种族歧视的质疑中。人们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种族歧视这个“老调”,美国要弹到何时?

 

    司法鸿沟:因不同肤色而有天壤之别

427,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发生骚乱,示威者砸坏车辆、袭击警察,以抗议一名非洲裔青年被警方逮捕后“非正常”死亡。警方则以催泪瓦斯驱散示威人群。骚乱中,至少15名警察受伤,27人被捕。这不由让人想起“弗格森事件”——201489,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在弗格森的街道上连开数枪,击毙了18岁的黑人青年布朗。事后,录像显示布朗被枪杀前涉嫌抢劫一家便利店,但警方承认,警察向布朗开枪时对他涉嫌抢劫的情况并不知情,而当时布朗并没有携带枪支。事件发生后,当地爆发了抗议活动。随后,总统奥巴马敦促对枪杀事件展开公开、透明的调查,同时呼吁民众保持冷静。但是随着对警方的不满加剧,抗议活动一再升级,演变成暴力骚乱,抗议者与警方再次暴发激烈冲突,弗格森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1124,密苏里州大陪审团做出裁决,警察威尔逊免于起诉,之后,美国数十个城市暴发游行示威,抗议这一决定。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骚乱。1225,弗格森案件引发的骚乱已经扩散至美国170多个城市。

警察滥权给黑人带来的伤害案件数不胜数,根据美国杂志Mother Jones报道,仅仅20148月,在布朗之前,全美被警察枪杀未携带武器的黑人已经有4名了。根据FBI汇总的750个警署报告,2005年至2011年间,平均每周会有两个白人警察对黑人使用致命武力的事件,这只是其全国的冰山一角——美国总共有1.7万个警署。纽约警察击毙的黑人人群的比例是黑人人口占该市总人口比例的两倍。

可以说,多年来,警察与黑人之间积怨已深,恶性循环。哈里斯民意调查公司从1969年起就进行种族歧视的民意调查,他们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85%的非裔受访者认为遭到警察的歧视,要知道,即便在上世纪60年代,这个数字也只是76%,这样的倒退,直接原因就是非洲裔美国人在街道上受检查的频率比白人高得多,而且他们被捕和坐牢的比率也大大高于白人。2013年底的数据显示,黑人男性入狱比例是3%,而白人男性只有0.5%;每15位黑人子女中,就有一人的父母曾经入狱;而111名白人子女中,只有一人的父母曾经入狱。

多年来,美国不断为这样的对立付出代价。1962年以来,黑人族群至少有6次大的骚乱,最严重的是1992年的洛杉矶黑人大暴动。19913月,三名欧洲裔白人警察和一名拉丁裔白人警察殴打了涉嫌交通违规事件的黑人罗德尼·金,随后这四人被控使用过当武力,但是,洛杉矶陪审团却将他们无罪释放。非裔与拉丁裔对此结果不满,上千名群众走上街头抗议,最终引发一连串暴动,甚至波及到了其他社群。暴乱期间发生了3600起纵火,1100栋房屋损毁,殴打、抢劫更是司空见惯,最终造成53人死亡,2000人受伤,造成约1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震惊全球。

美国最大的黑人维权协会、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负责人科内尔·布鲁克斯说,弗格森案中,大陪审团免予起诉的决定令人悲伤和失望。在美国,一名黑人青年被警察枪杀的可能性是白人青年的21倍。为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改变警察的工作方式。警察必须对所有种族的青年都显示尊重,并根据证据来采取行动。警察还应与所有族群就警察的工作方式进行对话。

弗格森案后,美国法律界开始从程序正义的角度考量警察的权力。129,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发表了一篇名为《对司法系统信心亟须重建》的文章,为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和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合作完成,他们认为警察的暴力必不可少,但不包括那些无法证明有正当性的暴力。暴力正当与否只有通过完备的、公平的、公开的法律程序才能确立。如果没有这些程序,法律系统的合法性就要受到危害。

警察滥用权力背后的问题更值得关注。一个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引起全社会如此大的反弹,让人不得不怀疑美国司法的公平。

戴安娜·阿伯特是英国议会下院议员,英国第一位女性黑人议员。此案发生后,她评论说:“大陪审团的决定让人们感受到强烈的不公。决定公布之后,人们的愤怒和纷争已经超越布朗被杀事件本身,直指美国刑事司法体制长期存在的根本性问题。美国黑人社区与当地警察长期关系糟糕。一次又一次地发生警察枪杀黑人事件,但没有人为此担责。当警察再一次枪杀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并被视为‘合法’时,黑人群体不禁要质疑,究竟这些法律把黑人的生命当不当回事?”

丹麦《政治报》在评论这一事件时也认为,办案人员对待黑人的心态令事件越发不可收拾,白人警察射杀黑人可以无罪释放,但是如果被射杀的人是白人,结果则有可能完全不同。

中国香港的《南华早报》针对弗格森案发表了名为《非裔美国人仍不信任司法制度》的社论,认为射杀一名手无寸铁的违法者,在任何时候都说不过去。但这种感觉也来自社会的普遍看法,即认为司法系统仍然受到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观念左右。

司法不公的受害者不仅是非洲族裔,而是所有少数民族族裔,包括华裔。1982年的陈果仁案就是典型的说明——陈果仁结婚前夕和朋友去酒吧举行“告别单身”派对,与两名白人汽车工人起了争执,陈果仁被用棒球棍打死。主犯罗纳德·埃本斯仅仅因为过失杀人判罪被判3年缓刑,罚款3000美元,这一轻判引发了全美亚裔的愤怒。而且两年后,判决被上诉法庭推翻,埃本斯无罪开释。

专栏作家吴澧认为这其实是美国法治的表现,他认为“陈果仁案”的失败是因为起诉时没有掌握良好的策略,因为司法判案只讲证据,而“证据很冷静,未必贴合人们的感情温度”。

法律需要依靠起诉人的法律意识和辩诉策略才能声张正义,自然得不到少数民族的信任。根据2013年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调查,美国黑人对比白人在警察处理案件或在法庭上,更可能面临着不公平的待遇。黑人认为种族歧视存在于刑事司法系统及其他机构中。少数族群尤其是非洲族群在威斯康辛州,黑人家庭收入只有白人家庭收入的一半,但黑人坐牢的概率却是白人的十倍。

美国以法治为基石,现实却是某一个群体因为肤色而更容易被法律惩罚,这已经引起了更多人的警觉,因为这不只是黑人的问题,这是美国法律的问题。20141216,一群法学学生、律师以及法律工作者躺在洛杉矶法院外,抗议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在纽约和密苏里州两起警察枪杀黑人案件。

 

    社会鸿沟:白人至上的心理还在作怪

滥权的警察受到了不公的法律庇护,这才是弗格森骚乱的真正原因。但是更可怕的是,白人至上的思想仍然没有在美国灭绝。

大连民族学院副教授郭九林博士的研究方向为美国社会与文化,他在《美国种族歧视的根源分析》论文中认为,种族优越论是种族歧视的根源,天赋使命感是种族歧视的核心,白人利益至上是种族歧视的本质。他认为久积成习的白人至上的歧视心理事实上仍在影响美国的白人阶层和上层精英,这几乎是一切种族问题的根源。

事实证明,司法不公仅仅是美国种族问题的冰山一角。匈牙利社会学者汤姆·孔多认为,美国司法体系存在的种族主义是弗格森事件发生的一个因素。黑人犯罪率高是不争的事实——黑人约占美国人口的13%,但黑人囚犯的比例达到50%。换句话说,黑人坐牢的几率是白人的近7倍。汤姆·孔多认为,是社会阶层、贫困招致犯罪,而并非种族本身。归根结底,不平等是根本问题。

不平等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政治、教育的不平等。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2009年,白人家庭的中位收入为60139美元,黑人家庭的中位收入为37617美元;2013年,白人家庭的中位收入为58000美元,黑人家庭的中位收入为33519美元,均远远低于白人,而且越来越低。美国黑人家庭约有1500万户,在各族裔中家庭中位收入最低。皮尤研究中心20141月发布《贫困人口调查报告》,指出黑人贫困人口在不断增多,从1966年以来,黑人的贫困率出现了显著下降,从当时的41.8%下降到2012年的27.2%,但仍然是白人贫困率的两倍,黑人人口占美国人口的1/7,但是黑人穷人占美国穷人总数的约1/3

就业方面,美国劳工部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黑人失业率是白人的2倍。11月,全美失业率为5.8%,其中白人失业率为4.9%,黑人失业率则高达11.1%

在教育方面,美国黑人和白人虽然高中毕业率相差不多,前者为84.2%,后者为 87.6%。但是在高等教育上,差距非常明显,美国白人有30.3%拿到了大学文凭,黑人则只有19.8%,其中美国黑人男性只有17.7%拿到了大学文凭。在高中毕业率相差不多的情况下,高等教育的鸿沟如此之大,不能不让人怀疑黑人接受高等教育要比白人难得多。

《华尔街周刊》黑人记者杰森·瑞雷出版的《请停止帮助我们》揭露了美国公立教育体系对黑人教育的伤害——公立学校对当地税收依赖严重,因此越穷的地区,学校就越差,经济上处于弱势的黑人族群只能得到与地区经济实力相当的教育。瑞雷发现,上私立学校的黑人学生的成绩,要显著好于上公立学校的。

美国政策经济研究所“经济中的种族和族裔”项目主管Valerie Wilson说,你在美国找不到一个州或者一个城市黑人的生活比白人过得好。

丹麦《政治报》的评论说,弗格森事件一定程度上是美国黑人心中长期积郁的不满集中爆发,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很难过上富足的生活。

对于政客们来说,宣扬种族平等不过是“把戏”,是工具。

美国的黑人运动被认为是民权运动的典范。美国内战的一大贡献是其宪法第131415条关于废除黑人奴隶制的规定。1964年,在马丁·路德·金的呼吁下,美国国会通过了《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为非法政策,给黑人以平等的权利。2008年奥巴马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更是给了无数黑人以希望。他在芝加哥的就职演说让人动情,似乎昭示着黑人受压迫历史的完全终结。

黑人运动历史上的这些英雄,似乎真正改变了黑人的命运。但是今天,类似弗格森案的事件不断出现,少数民族族群依然是美国最脆弱的神经。

回顾美国的黑人运动史和美国政治史,可以很明显地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的黑人运动一直以来只是政治运动的附庸,黑人争得的所谓权利,也不过是政治的副产品,甚至只是政治自保的产物。

1862822,林肯给《纽约论坛报》的创办者霍勒斯·格里利写了一封信,他说:“我在这场斗争中的最高目的是拯救联邦,而不是拯救或消灭奴隶制。如果任何一个奴隶也不用解放就可以拯救联邦,我愿意这样做;如果只有解放所有的奴隶才能拯救联邦,我愿意这样做;如果我必须解放一部分奴隶,留下一部分不管,才能拯救联邦,我也愿意这样做。我对奴隶制和对黑种人所做的事情,是出于我相信那将对拯救联邦有利;有些事我之所以克制不去做,也是因为我不相信那样做会有助于拯救联邦。”这就是林肯解放黑奴的初衷,道德利益和现实利益哪个重要?显然,美国的政客们更愿意选择后者。

 在面对种族问题这样的是非上,美国政坛显得格外“寂静”,政客们纷纷选择了自保。对于大陪审团对弗格森案做出的决定,国务卿希拉里选择了沉默。甚至,骚乱持续几天后,她依然没有在公开场合表态。她仅在8月弗格森枪击案发生不久后作出一次表态,小心翼翼平衡各种观点,一方面称无法忽视刑事司法体系中的不公正,认为政府有改进空间,一方面称赞执法人员展现出专业素养——这样小心翼翼的根本原因是她要参加下一届总统竞选。

有分析认为,对可能逐鹿白宫的政治精英而言,现阶段选择沉默是理智决策。他们担心如果在种族矛盾等敏感议题上说错话,今后可能被对手抓住把柄,变成选举路上的“绊脚石”。

同希拉里一样,前佛罗里达州长杰布·布什、国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特德·克鲁兹和众议员保罗·瑞安等潜在共和党籍总统候选人都选择了置身事外。

而不得不发声的奥巴马,也让少数族群的希望破灭。骚乱局势恶化时,奥巴马发表声明说,他理解并同情少数族裔群体认为司法不公的感受,但“这些(骚乱)行为是犯罪行为”,任何人参与其中都会被起诉。他呼吁各方一起努力,以和平方式实现改变,称这起枪击案不仅是弗格森的问题,更是整个美国的问题。

一些支持者认为,奥巴马表态过于谨慎,令人失望。不过,一些政治分析师说,奥巴马如今处境微妙,他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自身政治策略。这名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努力避免被贴上“黑人的总统”这一标签。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亚历山大·多姆林说:“弗格森骚乱再次对奥巴马的形象造成沉重打击,他在民主党失去国会两院控制权后已经变成‘跛脚鸭’。甚至连总统本人的呼吁也无法平息黑人极端情绪的迸发。这意味着实现各种族和谐关系的希望落空了,很多美国人曾将这个希望与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上台联系在一起。”

法国《费加罗报》的报道说,当奥巴马当选美国首位黑人总统时,不少人天真地以为“后种族时代”即将到来,但是弗格森事件摧毁了这些希望。执政五年多后,奥巴马不得不认真思考美国面临的种族主义问题。西班牙《国家报》的评论则说,弗格森事件对经历奴隶制、种族隔离的美国来说是又一个创伤。此事持续发酵是因为美国国内依然存在种族歧视,这也破灭了人们因奥巴马当选首位黑人总统而产生的种种希望。

当种族平等能够给政客带来益处时,政客就会不厌其烦地宣扬种族平等,如果不能,政客们就会选择沉默。说到底,宣扬种族平等不过是政客的“把戏”。

 

    填平鸿沟:拆除埋藏在社会中的“定时炸弹”

一次又一次的弗格森案,让人们看到了美国种族政策的脆弱,美国一直挟“人权”和“平等”指责他人,如今,也受到了他国激烈的批评。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卢卡舍维奇对媒体说,卷入事件的美国警察被免予起诉,其犯下的罪行带有明显的种族色彩。美国政府“假惺惺地关心”其他国家抗议活动参与者,但却使用所有强制手段对待本国的示威者。美国国民警卫队士兵被派遣到弗格森,军用车辆也开到那里。警方对示威者不加选择地使用包括催泪瓦斯在内的强制手段,对示威者的拘捕也在持续进行。

俄罗斯《观点报》的评论说,弗格森事件暴露出两个问题:一是华盛顿对自己和他国采用双重标准,二是美国社会各民族关系的真实现状。而在这两个方面,没有看到任何对美国有利之处。弗格森事件表明美国种族歧视问题依然存在。

巴西亚太问题研究所所长塞维利诺·卡布拉尔评论道:美国是一个非常喜欢对其他国家品头论足的国家,甚至干涉他国内政。美国对别国的问题大加批评,而在本国的种族问题上却无法做到公平、公正,这显然是双重标准。他说“和谐应该建立在不同种族间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美国和巴西都是有很多黑人群体的国家,美国经常批评巴西黑人权益得不到保障,殊不知自己国内的种族问题更加严重。虽然美国现在有一位黑人总统,但种族问题并不是就不存在了,弗格森事件更是将这一问题推到风口浪尖。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无法正确解决这一问题,并已经引起本国民众的强烈不满。现在,美国自己该是认真反思的时候了,而不是先去批评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

希腊《论坛报》的评论说,弗格森事件对仍然相信美国梦的人来说是个坏消息,对生下来就是黑人、西班牙裔、穷人的群体来说更是如此。人们意识到,理论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意大利《新闻日报》则认为,在经济危机土壤上发酵的种族主义已经成为西方世界的致命弱点。弗格森事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凸显了像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在处理因贫富差距而滋生的种族主义时的软弱和恐惧。

弗格森案虽然并不意味着美国种族和谐愿望的破产,但这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而是一个族群在黑暗森林中担忧的爆发,这样的情绪通常被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如同一个个定时炸弹。

美国新奥尔良圣徒队的球员本杰明·沃特森的一篇文章在社交网络被大量转发,也许可以代表美国人对种族制度的复杂情感,他说自己对弗格森事件有13种感受,分别是:气愤,挫败,害怕,羞愧,悲伤,同情,受辱,迷茫,反省,失望,希望,鼓舞。

暴动和骚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在弗格森暴乱频发的时候,类似的案件仍然没有断绝。20141122,美国克利夫兰12岁的黑人男孩塔米尔·莱斯在游乐场手持仿真枪被一名白人警察开枪击中,不治身亡。接着,12月初,纽约市一个大陪审团也决定不对导致美国黑人加纳死亡的白人警察潘塔雷奥提起诉讼——201471743岁的加纳在纽约被警察怀疑非法出售香烟,在与警察扭打过程中遭警察锁喉窒息身亡。这一决定在纽约市引发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游行者指责警察无节制的暴行和美国种族不平等。

当然,他国对美国的指责不能掩盖这些国家的种族问题,也不能否定美国在人权和种族问题上的成就。甚至连弗格森案本身的是非,也无法取得公论——在法律的框架内这个案件已经被解决,但是人们质疑的就是这背后法的精神:当法律将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更高的人身危险中时,这样的法律及其背后的制度让人担忧,尤其是这背后隐藏的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的思想。

2015年07月31日

美国种族政策:令人困惑的“双面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