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忠

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和老龄人口增多,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中老年人重视健康养生,青睐各种各样的保健品。然而,近年来一些问题保健品泛滥成灾,伤人健康,甚至“谋财害命”,令人发指。面对这种局面,我们该怎样加强治理、理智消费、杜绝危害呢?

 

轻则受伤 重则要命

 

根据我国保健食品注册管理办法,保健食品是指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以补充维生素、矿物质为目的的食品。而问题保健品要么是假冒伪劣、非法添加有害有毒物质的保健品,要么虽非假冒伪劣,却因“夸大效果”、“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耽误患者疾病治疗。

一名曾从事过保健品销售的人士说,国内的保健品行业不规范,许多保健品并没有多大效果,有的还违法添加西药成分,不仅价格高昂,有时还会对身体产生极大副作用。

昂贵的保健药品用了没有任何效果。

现年33岁的胡海洋是江苏省江阴市一名商人,事业有成,身体透支。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忙里偷闲到市中心的一家健康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健康公司)做按摩。

2009年的一天下午,服务员一边为他做按摩,一边向他介绍公司的新产品。“看你面色灰暗,与实际年龄不相称。做美容、按摩,固然可以放松身心,但只能暂时消除疲劳,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们这儿有一些保健药品,功效相当神奇,如从瑞典进口的健豪宁生长激素,可以延缓衰老,甚至返老还童。”

服务员见胡海洋半信半疑,便拿来一本宣传册,指着上面描述的医学原理说:“这种产品能解决身体各脏腑器官细胞老化问题,让男人有敏捷的思维,快速的反应,良好的精神。”

为了彻底打消胡海洋的顾虑,服务员还向他出示了一份药品说明书,说明书中详细说明了药品功能,且注明:使用一个疗程后,身体各组织器官的生理功能恢复至10年前的水平。

服务员向胡海洋保证:“药品可靠安全,没有任何副作用和后遗症。”经不住诱惑,胡海洋决定试一试,当场付清19.8万元钱,准备做一个疗程的治疗。

用了3个月,胡海洋并没有感觉到身体发生任何变化。为此,20111121,他一纸诉状将这家公司告上了法院,打起了耗神费力的官司。

老人用保健品代替降压药,三个月后突然晕倒。

山东省威海市李文芳年逾七旬,身体很好,就是血压有些高,一直吃着降压药。从2012年冬天起,老人经常去听保健课。经不住推销人员的宣传,20133月初,老人先后花1600元买了五盒四川某公司生产的冬虫夏草胶囊,花1800元购买了生命黄金胶囊,并开始长期服用。

“当时讲课的人说,生命黄金胶囊补钙、治老年腰腿病。冬虫夏草胶囊能提高免疫力,还能降血压。”李文芳老人说,听了卖药的“专家”的话,她便停服了降压药,专吃这两种保健品。刚开始服用时,她感觉胃有些难受,慢慢地,身体越来越差,有时会有些眩晕。

2013622,李文芳突然晕倒在街头,检查后发现患有脑供血不足、多发血管狭窄。躺在病床上的李文芳懊恼不已:“花高价买了一堆没用的药,真后悔呀!”

老人服用“九润堂”保健品后,反而无法行走。

20081125,刚从四川来深圳探亲的李世文(化名)老太在家附近买菜,碰到了“深圳九润堂可园店”的推销员黄勋杰。打听到李老太有点类风湿,黄勋杰就说:“类风湿是不死的癌症,将来你会生不如死,我们社区有个香港来的冯老伯,是坐轮椅来的,后来丢下了轮椅。像您这点类风湿,九润堂可以帮您根治。”

126,“九润堂可园店”工作人员殷勤地开车把李老太和老伴拉到了总店,给老人进行了免费体检。李老太拿到了一个划满了叉的分析报告单,16项检测项目12项“不合格”。

九润堂法定代表人刘邦印随即开出骨宝、复元丹、医宗药包三种产品,共6560元。李老太身上仅带了100元,并不想要,“但他们专门开车送我回来,硬是带上了药。”这样的热情让老人无法拒绝。当天晚上,虽家人极力反对,但李老太最终决定拿出3560元,买一半药先试试。

几天后,在使用了“医宗”药包后,本来可以正常行走的李老太开始行走困难,再往后,拄着拐杖老人也难以行走,过了20天,已完全不能走动,一度生活不自理。

200916,李老太去深圳第一人民医院检查,诊断为类风湿关节炎。经多次治疗后,情况才略有好转。

一村民服用减肥保健品死亡。

据《扬子晚报》 2014815报道, 2014323,江苏省滨海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到群众举报,该县滨淮镇头罾村有人因服用减肥保健食品死亡!

滨海县食药监局督查大队迅速到事发地调查取证。通过走访调查发现,死者生前曾服用过通过互联网购买的“翰美堂挺靓牌减肥胶囊”。为确定该产品是否真有“毒”,59,督查大队的办案人员将该产品抽样急送江苏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进行检验。 515,检验报告证实,该产品确实含有“西布曲明”等禁止添加的有毒有害物质。

以此为线索,滨海县“3·23”联合专案组,历时4个月,横跨江苏、安徽、浙江、河南4省,转战郑州、杭州、徐州等18个市县,行程万余公里,将盐城市首例特大生产销售非法添加有毒有害物质保健食品案成功侦破。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2人,捣毁制假窝点1个,售假窝点1个,非法宣传网站8个,现场查获有“毒”保健品2808盒,涉案金额1500余万元。

问题保健品主要是指问题保健食品,广义上也包括问题保健仪器和外用物品。

8个月大女婴使用“苗岭洁肤霜”后出现“假性月经”。

200810月底,长沙市一名8个月大的女婴连续7个月使用“苗岭洁肤霜”后出现“假性月经”,这款在宣传文字中被称为“纯天然野生苗族药材”、“主要成分为五倍子、拳参”的皮肤擦剂,被贵州师范大学分析测试中心检测出含有西药成分丙酸氯倍他索。

“丙酸氯倍他索副作用很大,尤其不能对婴幼儿长期用药。”武汉同济医院药学部副主任方建国说,丙酸氯倍他索是一种强力肾上腺糖皮质激素,会产生皮肤萎缩、毛细血管扩张、对药物依赖性等副作用,而且理论上长期使用可致骨质疏松、自发性骨折、股骨头坏死。

问题保健品的存在,其安全风险的承担者无疑是数量庞大但可能毫不知情的消费者群体。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首席法律顾问卓小勤直言,这类产品不出问题,是偶然,是侥幸,然而问题遍地都是,随时都可能发生伤亡事故。

 

另类“啃老族”

 

问题保健品不仅危害人体健康和生命,还给消费者造成数额巨大的经济损失。

薛阿婆是上海市一所知名重点中学高级英语退休教师,没有老伴、子女,每月退休金5800元。

2009年的一天,因邻居介绍,她认识一名保健品推销员,推销员自称是“量健公司”的。推销员给薛阿婆检查身体,嘘寒问暖。“薛阿婆啊,你一个人在世上,钱要来有啥用?用钱买保健品,把身体吃得棒棒的,长命百岁最重要……”推销员像儿女一般关心薛阿婆,很快,获得了老人的信任。

短短几年里,薛阿婆就从保健品推销员那里买来一大堆保健品:一氧化氮胶囊、美国细胞食物……每次一买就是好几万元。

薛阿婆有工商银行定期一本通存折、活期一本通存折,老人的主要退休金都在两本存折上。从2009年开始,频繁有大笔现金支取,一取动辄两三万元,总数超过二十万元。薛阿婆说,自己平时生活很节俭,没有其他爱好,这些辛苦积攒的退休金差不多都买了保健品。

20143月,薛阿婆又听信其他公司保健品推销人员,买了“龙湾牌天力士胶囊”、“惠信牌鑫淼鑫胶囊”,吃后腹泻不止。薛阿婆回忆,当时保健品推销人员组织老年人去外地旅游,旅游途中给他们推销保健品。当时,薛阿婆身上没有带足现金,推销员就在回上海后,来到薛阿婆家中,等她拿出存折,再陪她去银行取出现金。因为薛阿婆存折上的钱几乎花完了,保健品推销员就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今收到薛现金7000元,欠7780元于下月付。2014321。”薛阿婆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实在没钱了,否则肯定不会“欠债”的。

薛阿婆说,现在自己银行存折上都“清空”了,万一生病了,连医药费都付不起。“我今年89岁了,晚年生活被保健品彻底毁了。”说到动情处,薛阿婆老泪纵横。

薛阿婆的遭遇并非个案。浙江一位80多岁的老人听信保健品促销讲座,花20多万元买保健品;江苏省南京市一位年过九旬的张老先生过世后,家人发现,老人生前买了10余万元的保健品,要吃十多年才能吃完;山西省一位每月只有1000多元退休金的刘大爷,为了购买保健品欠下了8000多元外债,每天吃保健品比饭还多……品种繁杂的保健品已经成为另类“啃老族”。

 

难以承受的精神之痛

 

老人“听课”要买“心脉通”,搅得全家心神不宁。

安徽省安庆市居民吕先生说:“我父亲今年70多岁,每月退休金不少,日子一直过得很好。”可自从老人听完一次健康讲座后,安宁的生活变得不安宁了。

“父亲说,健康讲座上,有专家给他测血压、抽血检查,发现血脂和血糖都很高,并称如果再不进行治疗,恐怕要出大问题。一旦服用了他们提供的‘心脉通’,不仅不用打针吃药,省下住院费,一个疗程后就有效果。”先生说,他父亲接受了对方赠送的试吃品。

“没想到,过了一天,父亲接到一个神秘电话。之后,他瞒着家人购回了两盒‘心脉通’,每盒700多元。”先生说。

“这种保健品究竟能否服用呢?”先生为此找到一位自己熟悉的医生进行咨询。这位医生告诉他说,这种保健品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提醒说,即使是真的,可以调节血脂,不会有药的效果。

“大家都在做父亲的思想工作,让其不要花冤枉钱。”先生说:“父亲根本听不进去,当他又一次接到那个神秘电话后,便让我母亲拿存折。”

“在家人追问下,父亲说,是用来购买剩下的10盒‘心脉通’。并说,现在厂方做活动,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先生说,全家人坚决不同意。父亲为此与全家人怄气。

“之后,父亲频频外出,而且还有意躲着家人。”先生说,他父亲肯定是被那些推销保健品的人“洗脑”了。

儿女不买保健品,老人拒吃降压药。

山东省70多岁的张大伯,患高血压多年。前些天,他参加了一家保健品店开办的“健康讲座”,讲师推荐了一种某品牌灵芝液,说能治高血压。张大伯觉得要想治好自己的高血压,非这款保健品莫属了。

回到家,张大伯就把自己想买保健品的想法说了。家人一致觉得讲座不可信。

这下,张大伯觉得有些伤心,以拒绝吃降压药“要挟”子女。子女无奈,只好求助于市场监督管理局。“这家保健品店肯定是在夸大功效,我们实在没办法说服老父亲,希望你们去这家店查查。”

执法人员引导经营者到老人家里劝说,明确告知老人该保健品只有标示的保健功能,不具备治疗功能,不能代替药品。老人才信服开始服药。

 

暴利驱动   铤而走险

 

对于问题保健品,如果大家都能认识到它的危害性,弃之如敝履,那么,它就不会有任何市场,可如今为什么大行其市、乱象频出、泛滥成灾呢?

根据工商总局统计,截至2012年底,全国保健食品生产企业共有2006家,2012年产值约2800多亿元。而据相关机构预测,到2020年行业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巨大的市场潜力表明保健品的社会需求非常之大。

但是,由于我国保健品行业历史短,目前还有许多不规范之处,乱象频出。许多不良商家依靠这些获得了高额利润。有关资料显示,国内保健食品生产企业中,投资总额在1亿元以上的大型企业只占2%,更多的是投资1000万元甚至10万元以下的企业,该类企业占全部厂家的50%。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70%以上的保健食品存在虚假、夸大宣传的现象,有相当比例的保健食品为假冒产品。

保健品生产销售各环节问题多多,全国上下立法监管,多番整顿,但是在暴利驱动之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

老余是一名销售保健品的“资深人士”,他说,经销老年人保健品特别是假冒伪劣产品利润十分惊人,哪怕是一家小公司的管理层年薪都过百万元,一线推销员只要肯出力,一年拿个十来万元也不成问题。在他们这行,流传着太多“一夜暴富”的故事。

为何老年人保健品会如此暴利?老余以一款“仿冒”的维生素保健品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这种维生素的原料价格约为23/千克,按照每瓶100片、每片含70毫克这种维生素计算,1千克原料即可以制作约140瓶。即便加上包装、营销等各种费用,一瓶的成本价也不会超过1元。

“商店里卖30元到50元一瓶的都算是‘良心商家’了。要是上门直销,后面加上一个或两个零也能卖出去,这就看推销员的本事了。”老余说。

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分局曾经查获一个制售假冒进口保健品的窝点。参与办案的民警刘家楹说,通过调查,发现犯罪嫌疑人一瓶药成本价不到2元,销价三四十元,总销售额达到1200万元。

不仅是在江苏南京,山西、宁夏、安徽、河北等地也查处了不少以制售假冒伪劣保健品牟利的不法行为。20135月至9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项专项行动,查扣违法保健食品136.5万盒(瓶)、192.6万粒散装胶囊和4000公斤原料,涉案货值达5亿多元,罚没金额近8万元。

有知情人士透露,保健品市场的价格体系是完全市场化的,但自由定价反而使得保健品价格缺乏理性标准,“高达100%200%的毛利率并不鲜见”。

推销保健品近两年的小张说,团队负责人低价从保健品生产厂家拿到货,然后重新打上价格,普遍都要提高三到四倍,有的甚至达到十几倍,原来一百多元的都要变成上千元。推销人员的收入全部是提成结算,回扣最高可达30%

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国敏说,“非法生产、非法经营、非法添加、非法宣传”是一些假冒伪劣保健品的惯用花招。这些保健品的质量难以保证,而造假者却凭借低质高价的产品获利颇丰甚至“一夜暴富”。

 

骗人把戏知多少

 

为了吸引顾客,攫取高额利润,一些商家把消费者的健康,乃至生命当儿戏——违规营销,非法经营。

广告忽悠,把保健品说成包治百病的神药。

大做广告、把保健品功用暗示为药品功效,是很多问题保健品市场促销的基础。

中消协和中国保健科技学会的一项调查表明,目前保健品的宣传内容不符合法律法规的占73.5%,其中对产品功能进行虚假宣传、擅自宣称产品具有治疗功能的占31.4%。

对于如此多的虚假保健品广告,中国保健科技学会的专家分析认为,保健品的科研经费应占其利润的3%至5%,但多数保健品企业为中小型企业,在科研上的投入不及利润的1%。商家往往选择利用广告效应推销产品。

专家指出,一个保健品从研制、开发、报批到出成品,再到商标注册一般只需数十万元,企业将更多的赌注下在巨额广告投入上,以至于形成“怪圈”——谁的广告经费投入高,谁在广告中能让消费者动心,谁的销量就大,赚的钱就多。

如何让消费者动心呢?广告策划非常重要。这位业内人士分析说,利用消费者“求快、求奇、求新”等心理进行专门策划。“给人感觉一般化”的“瑞梦牌百草减肥茶”被策划为“藏秘排油减肥茶”,突出了神秘功效,但与管理部门审批的广告版本大相径庭。

保健广告宣传夸大其词,混淆视听,消费者不明就里。一些无良保健品推销者通过承诺产品功效、夸大宣传等方式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错将保健品当药品,屡屡上当受骗。

大打亲情牌。

有媒体调查发现,传统意义上的江湖骗子吹嘘药效神奇的方式早已不为老年人所接受,而代之以关爱老年人的形态、通过讲解中医养生知识同时卖药的方式讨好老年人。

保健品营销人员通常以小辈自居,爷爷、奶奶、干爹、干妈随便喊,在语言中表现出充满关爱、呵护备至。

在市民女士眼里,贯穿保健品销售始终的关键因素是“感情牌”,老年人是一个特殊群体,相对于年轻人和中年人,“耳根子”更软一些,也正因为如此,口甜、服务周到的营销方式在老人身上效果更明显。

女士说:“我在公司上班时,一个工作人员特别会说,对一位70多岁的老大娘嘘寒问暖,最后一句‘妈’把老人喊得心花怒放,二话没说就买了上万元的保健品。”别看大爷大妈叫得亲,骗起钱来可没商量。

张阿姨和老伴在五年的时间内曾花费10余万元购买过7种保健品。有一次,一家保健品公司给老年人上健康援助课,表示坚决不卖药。结果老两口去了以后,对方的工作人员又是带他们免费旅游,又给他们洗脚梳头。“这种久违的贴心服务把我们感动得老泪纵横,人家再介绍产品时,就觉得不买都对不起人家。”张阿姨无奈地说。

用预先设计好的“话术”推销。

保健品推销团伙常常通过医院、社区,或者通过在路边分发小礼品、假装咨询,或者通过一些非法途径购买等方式,获得顾客的家庭地址及电话号码,然后登门或打电话进行推销。推销时采用预先设计和培训的所谓“话术”,劝说“客户”购买保健品。

济南一家进口保健品经销商女士说,保健品推销员有一套针对中老年人的“话语体系”,从说的第一句话到老人家付钱,中间的每一句都经过了“反复实践论证”,确保“90%关注,80%回访,70%当场掏钱”。

“绿瘦”的新员工只需要培训两天就可以上岗,靠的就是一套早已设计好的“话术”。

“我是瘦身专家,是要帮助您成功瘦身,并不是销售产品,您想瘦身,就要听我给您的专家建议!”

“我是绿瘦的叶医生,绿瘦的减肥标准是4天瘦4斤,7天瘦6斤,10天瘦8斤,绿瘦的前期效果非常明显。”

“您是下岗工人?如果真是下岗工人就更需要瘦身了。因为外在美传递内在精神,告诉别人,虽然人下岗,心却没下岗。”

“要与老公商量?姐,做美容瘦身是我们女人的事,女人要保持神秘感,女人没有神秘感男人就没有新鲜感。”

……

 “绿瘦”靠着这样的销售模式,让众多消费者心甘情愿地掏腰包。

免费引诱。

许多保健品营销公司以买赠结合、参加有礼、多买多赠、免费义诊、免费旅游等手段,诱惑消费者购买保健品。

201452265岁的万婆婆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24日至25日将组织一批老人去黄陂免费旅游,她和老伴决定跟团去散散心。

52430余名老人集合后,他们搭乘中巴来到位于黄陂木兰山的一处养生基地。第一天,工作人员带他们游览了一座寺庙,随后安排他们吃了饭并在一家旅店休息。25日清晨5时许,老人们便被工作人员叫醒,先是安排专家给老人们上养生课,接着就推销保健品,声称这种保健品对老年人骨骼很有帮助。万婆婆去年做过腰椎手术,便买了4大箱共计1.3万多元的保健品。

南昌市年近八旬的熊老太太和几位老人一起散步时,看见路边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摆着桌子,打着“免费检测身体”的横幅。于是上前让他们“把把脉”。几个年轻人检查了一番后说她血脂偏高,血管堵塞。见熊老太太被吓着了,年轻人推荐一种名为“某某胶囊”的保健品,每盒186元。熊老太太当即花1000多元买了一个疗程,服用后上吐下泻、舌头发黑、身体脱水。南昌还有不少老年人有类似的遭遇。

以会促销。

不少商家还以会议讲座等形式违法销售保健食品。

痛风一直困扰着退休老干部周顺龙(化名)多年。朋友介绍,一个名叫慧江国际的公司销售的一种叫“神奇的生命原液”,治疗效果不错。周顺龙决定买一盒试试。

销售顾问带他参加了一个会议。周顺龙说,当时参加会议的大多是中老年人,气氛很热烈,工作人员特别热情。

周顺龙回忆称,慧江国际的工作人员给与会者做了一个“灯泡实验”:通过一杯普通纯净水中的两根金属棒,接在电源上的灯泡没有亮;而通过“生命源液”连接立即点亮。工作人员说,神奇之处就是“生命原液的密码”——含有92种生命元素,可以使人体内尿酸受氡的影响溶解排出,对痛风有明显疗效。

“生命源液”的“神奇功效”让周顺龙深信不疑,他立即购买了一个疗程的产品,停止服用药物。事与愿违,一个疗程后,病情没有任何好转。

此外,几乎每个活动现场都会有“老军医”、“老中医”和“营养学专家”讲课。还要安排一些“托儿”上台煽风点火,讲述“治病”的感受,宣称产品功效。而台下的“托儿”则负责引诱消费者购买保健品。

一些专家指出,问题保健品从表现上看十分猖獗,有的甚至明目张胆;从影响上看,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伤亡事故。面对这种局面,消费者应该十分警醒,政府部门也应下大决心、出重拳整治。

                                 (未完待续)

2015年03月11日

“谋财害命”何时休?——我国问题保健品乱象调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