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兴彬

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俄罗斯是个伟大的民族。1700年,西欧已经近代文明国家林立,俄罗斯还是一个落后的农奴制国家。从彼得大帝改革到苏联成为一个超级大国,俄罗斯只用了两个半世纪,其间在哲学思想、自然科学、社会学科和文学艺术等各个领域大师辈出,达到世界顶尖的水平,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俄罗斯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国家,也是一个善变的、有多重面孔和说不清楚的国家。

从沙皇俄国的专制皇权、“二月革命”后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到今天的俄罗斯联邦,俄罗斯的国家标签不断变化,号称人类社会制度的试验田。由于地跨两洲、濒临三洋,在地理上俄罗斯国家拥有众多标签,欧洲国家、欧亚国家、太平洋国家、北极国家、波罗的海国家、黑海国家、里海国家等等。在文明的归属上,在东方人眼里,俄罗斯是西方国家;在西方人眼里,俄罗斯是东方国家。在俄罗斯人眼里,俄罗斯是独一无二的俄罗斯国家。俄罗斯的国歌里说,“她是上帝保佑的唯一沃土”。

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要用一组新的标签来说清楚。在国际媒体上,提到俄罗斯通常的标签是“转型国家”和“新兴市场”,还有近年来比较热的“金砖国家”。容易被忽略的是,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俄罗斯现在实际上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是俄罗斯仍然是一个“高收入国家”。俄罗斯虽然建立起了西方多元民主的政体形式,被接纳为八国集团的成员,但十分尴尬的是俄罗斯仍然没有被承认为“民主国家”,贴在俄罗斯国家上的标签仍然是“独裁政权”。此外,俄罗斯国家的新标签,还有“能源输出国”、“武器输出国”等。这一系列新标签,构成俄罗斯国家新的形象和身份特征。

在俄罗斯国家的一系列的新标签中,经济上是“发展中国家”,政治上是“不民主国家”是最基本的属性。在国人的心目中,超级大国身后的俄罗斯,至少也是个发达国家,其实不然。根据联合国的标准,人类发展指数达到0.9以上才达到发达国家的标准。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3年人类发展指数报告》,俄罗斯现在的人类发展指数只有 0.788 ,在世界排名55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苏联作为超级大国在地球上存在了近半个世纪,在科学技术领域一度在很多方面超越了美国。但苏联片面发展重工业和国防工业的畸形发展道路,经济社会发展失衡,国民的生活水平长期停滞。苏联解体后,超级大国的光环不再,俄罗斯被“打回原形”,加入发展中国家的集体。

尽管按照联合国的标准,俄罗斯现在是个发展中国家,这一点却似乎被所有人忽视。不同于中国总在强调自己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俄罗斯的领导人从来不在公开场合承认这一点。作为超级大国之余,俄罗斯依然保持大国心态。国际媒体提及俄罗斯一般称其为“新兴市场”或“转型国家”。将俄罗斯归为“金砖国家”,也是基于“新兴市场”的概念。所谓“新兴市场”,并没有严格的定义,是指相对于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而言,那些高成长高回报,但相对不太成熟的市场经济体。作为“新兴市场”,比中国还要迟12年,俄罗斯2012年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作为“新兴市场”,本世纪初高盛的经济学家奥尼尔将俄罗斯与中国、印度和巴西一起划为“金砖国家”。这在将来可能会被证明是一场误会。俄罗斯与中国、巴西等国的共同点,只是幅员辽阔,具备经济发展的空间和资源潜力,但是俄罗斯的人口一直在下降,将来如果不放开移民,在经济上会缺乏活力。但是高盛想不到的是“金砖国家”的提法,将俄罗斯与中国、印度、巴西,后来又加入了南非拉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在影响力差与西方七国集团相比的准国际组织。俄罗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发展中国家,但却接受在“金砖五国”的框架下参与国际事务,与西方七国讨价还价。

冷战之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一般被称为转型国家。俄罗斯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型国家。但相比波兰等转型成功的国家,俄罗斯的转型并不理想。经历了苏联解体的动荡,俄罗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去“拥抱”西方的自由民主,但是头破血流,却没有换来西方国家的肯定。根据英国经济学人信息社今年公布的2012年世界各国民主指数排名,俄罗斯的民主指数只有3.74,排122名。经济学人信息社按照民主发展程度把世界上的国家分为四类:完全民主、有瑕疵的民主、混合政体和独裁政体四类,俄罗斯仍然连年被归类为“独裁政体”。在西方人看来,俄罗斯上演的普京梅德杰韦夫普京的连环戏,也能叫做民主么?俄罗斯的民主发展程度不高,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得到印证。由于民主监督不到位,腐败仍然是俄罗斯一个突出的问题。在透明国际的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上,俄罗斯的排名已经从1996年的第46位下滑到2012年的133位。转型问题,从来是政治经济一体的。俄罗斯的转型问题,从经济结构上反映出来。俄罗斯的出口结构中,能源和矿产占了71.8%;进口结构中工业制成品占了80.7% 后苏联时代二十多年,俄罗斯畸形的经济结构仍然没有改变,反而越来越像第三世界国家了。

俄罗斯现在是一个典型的“能源输出国”,经济能源化倾向十分严重。2010年,俄罗斯政府的收入4.1万亿卢布,约合1370亿美元,50%以上来自能源产业相关的税收。依靠石油、天然气的出口,俄罗斯维持了高收入国家的地位。2012年俄罗斯的人均GDP1.4万美元,在世界上排46名。但在高收入国家的名单里,还处在垫底的位置,排在拉丁美洲的智利、乌拉圭后面。

除了能源和矿产之外,俄罗斯对外出口最多的是军火。俄罗斯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武器输出国,中国和印度则是俄罗斯武器两个最大的买家。过去十年,俄罗斯的对外军售总额增长了3倍。武器出口成为支持俄罗斯国防工业发展的重要支柱。俄国媒体称,苏联解体后15年内,中国累计购买了俄国200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但近年来,中国购买量有所减少,印度成为俄式武器最大的买主。2012年俄罗斯军售收入176亿美元,其中六成来自印度。美俄的地缘政治竞争,实际上也包含争夺武器出口市场的因素在内。萨达姆和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俄国推动了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两大武器出口市场。目前叙利亚是俄国第三大武器买主,但是拖欠的款项早已超过150亿美元。如果阿萨德政权倒台,俄罗斯不仅失去一个重要的武器出口市场,还有可能血本无归。在叙利亚问题,普京力撑阿萨德其中有很强的经济原因。

“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金砖国家”、“能源输出国”、“武器输出国”等一系列新标签,对于勾勒出后苏联时代俄罗斯国家的新形象。作为超级大国之余的俄罗斯,作为一个还正在转型中的国家,这些标签还只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俄罗斯的魅力也许正在于她的斯芬克斯之谜一般的复杂性。

2014年08月01日

俄罗斯国家的新标签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