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宏梅                       

周周,一个刚满一岁孩子的妈妈,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社区工作者。她朴实聪慧、严谨亲和,现任北京冷泉希望社区项目负责人,主要为来京务工的移民工家庭及其子女开展社区服务工作。201412日,访谈者如约来到北京北五环外的冷泉希望社区,走进周周简单的办公室,可是和温暖的中心市区相比,这里的室内并不比室外暖和。

访谈者:这里好冷啊,冬天没有集中供暖吗?

周周:没有。这个地方的出租房都没有暖气。我们买了电暖器,这里的条件已经是好多了。其他外来的打工家庭生活条件还不如希望社区,所以,即便希望社区冬天挺冷的,还是照常会有很多孩子放学后来这里学习,因为他们的家里不一定会比希望社区要暖和。

访谈者:这里平时会有多少孩子来参加活动?

周周:每天大概有60个孩子来希望社区参加活动,除去三四个本地孩子外,其余全部是移民工家庭的孩子。

访谈者:这个村子有多少外来人口?

周周:这个村庄本地人大概有1400户,是一个规模挺大的村庄了。随着城市的拆迁,越来越多的外来打工者不断来这里聚集,到现在村子里的外来人口有三万多人了吧。

访谈者:这些外地打工者主要从事哪些工作?

周周:主要从事一些很辛苦很底层的工作。村庄附近有一个大的工厂,主要生产航天配件,许多年轻的父母都在这个厂子里打工。还有一部分在中关村做电脑及耗材的销售。相当大的一部分中年妇女在做家政,相对来说,她们的工资收入和待遇就更低。还有一些孩子的家长在村子里的小工厂打工,或做小生意,或收废品等等。

访谈者:他们平时如何照看孩子?

周周:很多家长基本没有时间照看孩子,早上很早就离开家,晚上回来也很晚,很多家长周六日也不休息。家里有两个孩子的,父母上班时,一般都是大的照顾小的,往往年龄差距也不是很大,其实是很不安全的。

访谈者:你们希望社区就是为了解决打工家长的这些需求和顾虑而设立的吗?

周周:部分原因是这样的。在希望社区成立的前期调研中,我们发现很多孩子连最起码的写作业的桌椅都没有,租住屋里狭小黑暗,甚至有孩子趴在室外地上写作业。而且,由于家长无暇照顾,孩子放学后的生活枯燥而乏味,本来小学阶段是培养孩子兴趣和习惯的关键阶段,这一阶段父母教育的缺失会影响孩子未来的健康成长。

访谈者:还有哪些原因呢?

周周:我们设立希望社区的目的,不止为了孩子,还希望通过家庭间的联接,能够共同营造社区的互助与支持网络,并通过希望社区中北京户籍孩子与移民工子女的交流,促进本地家庭和移民工家庭的融合与共荣。

访谈者:希望社区针对家长和孩子们的需求安排了哪些活动?

周周:针对孩子放学后家庭教育的缺位,希望社区设立了四点半课堂,为孩子辅导功课。针对孩子兴趣培养机会的缺失,我们联系北京各大高校的特长生为孩子们开设了各种兴趣小组,发掘孩子们的兴趣和潜能。

针对移民工子弟在融入城市过程中的障碍,我们在户籍短时期无法松动的状况下,开设了“公民课堂”,帮助孩子更好地反思户籍和身份所带来的差异,以一种更加积极的心态融入城市生活。

针对家长和家庭的需求,我们开设了“家长学校”,主要解决家长在家庭教育过程中出现的困惑和家庭间的亲子矛盾,并进而延伸到家长的生产领域,帮助家长增强劳动权益意识,更好地维护自身的劳动权益。

在此基础上,我们尝试开展社区合作经济,希望通过社区互助网络的建设与合作经济的开展,增强移民工家庭间的互助,以及本地人和外地人间的相互交融与资源共享。

访谈者:活动很丰富,而且听起来很有意义。那么,你是怎样进入这个领域的?

周周:我最早进入这个村庄并不是做社区教育,而是主要针对外来打工者所遇到的权益问题开展服务,协助解决他们在打工过程中遇到的难题。

后来,随着活动的深入,我们发现外来打工者遇到的不仅是生产领域的劳动权益受侵害的问题,在他们的生活领域也有很多需求和问题亟待解决。比如因身份差别导致的在同一个社区中,本地人与外地人在住房、用水、用电、教育、医疗乃至最基本的用煤、液化气以及摊位租金上都存在差别;还有外地打工者在孩子家庭教育上的缺失,居无定所等等。我觉得我们必须搭建一个社区支持网络,去支持这些移民工家庭在北京安顿下来,让本地人与外地人多一些理解和互助,共享社区的发展成果。

我们的这种想法受到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重视和认可,他们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子女随父母进入城市,这些流动的打工子弟及其家庭在融入城市生活方面会面临许多障碍,他们鼓励我们尝试通过营造“希望社区”这样的社区互助模式和支持网络来回应移民工家庭的需求。我和我的家庭也是外来移民,我想从事这份工作将为这个社区和我自己的生命带来更多的意义。

访谈者:在开展这些活动的时候,遇到了哪些困难?

周周:最大的困难就是大家对希望社区期望很多,但以希望社区的能力而言,它只能帮助大家解决一部分需求和问题。而且,有需求的太多,希望社区由于场地、资金和人员的限制,没有办法解决满足大家的全部愿望。

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制约着希望社区的发展,那就是制度上人为的障碍,户籍制度的限制以及教育、住房、医疗、就业机会等结构上的不平等,严重影响了移民工家庭和子女与北京本地人口获得同等的发展权,这是制约移民工家庭发展的最大障碍,在这一点上仅凭希望社区的力量很难奏效,需要全社会的推动。

访谈者:但不管怎样,希望社区的设立还是给了底层人一种希望。大家对希望社区评价如何?

周周:由于希望社区解决了移民工家长在家庭照护和孩子课业辅导的问题,而且通过社会工作拓展活动,增强了孩子自身的社会能力,家长对希望社区评价还是很高的。

但也有不理解和不珍惜希望社区成果的,因为希望社区是公益性项目,对于所有移民工家庭和本地户籍人口都是免费开放的,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小小的一个场地容纳不下这么多需求,那么怎么办呢?我们就重点向移民工家庭尤其是父母难以照看孩子的移民工家庭倾斜。这就发生了一个问题,有些家庭和孩子将希望社区对他们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不珍惜希望社区的努力,这对其他家庭和孩子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影响。

对于一个公益项目来说,如果你的服务对象将你的帮助变成理所当然,是一件非常值得警惕的事情,这不但会让我们的服务对象不珍惜别人的劳动,还会影响服务对象自身能力的增长,让他们习惯于施舍。我们是做公益,但我们不是施舍,我们是希望受助的人群能够通过自己的劳动和贡献,将爱传播出去。

访谈者:那么,希望社区是怎样就这些问题进行调整的?

周周:在听取家长和孩子们意见的基础上,我们召开了一次家长和孩子们共同参与的亲子会。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开始实行希望社区会员制管理制度,并且要求加入希望社区的家庭在每学期缴纳200元的管理费,其实,这笔费用是非常低的,每个家庭都可以承受。而且,孩子可以通过在希望社区参加劳动,赚取贡献值,来抵消父母为自己所缴纳的管理费。

访谈者:这样做也是让每一个家庭更有参与感。那么,希望社区在具体的管理上,如何让家长和孩子参与呢?

周周:首先,希望社区随时都是对会员家庭开放的,他们可以不经预约随时来查看希望社区的管理。

第二,我们在希望社区发展孩子们的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高年级同学辅导低年级同学。孩子们组成自己的劳动生产队,在希望社区进行劳动,包括日常的管理、社区银行管理和消费合作社的管理等。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的“公民课堂”通过大家的小组学习和实践,从小就开始锻炼大家的公民意识,以及对社区事务的参与。

为了让整个会员家庭参加到希望社区的管理中来,我们开展了家长学校,以希望社区为平台,发展互助网络,将希望社区所搭建的一个小小的平台拓展到整个社区网络关系之中。

访谈者:在工作之余,你都做些什么?

周周:作为一个社区工作者,我和我服务对象的生产生活都密切相关。就是说,工作和生活不是截然分开的,我更不可能有完整的周末,而往往周末是最忙的时候。其实我的工作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我的生活也与我的工作相交融,我们与希望社区的家庭在平日的交往,很难分得清这是工作还是生活。比如,希望社区有上下班的时间,但在此时间之外,有家长和孩子来找你谈事情,你就可以不接待吗?不可以的。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工作,那么你就必须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而我自己也同他们很多人一样,我也是移民工,我也是在为我和我的家庭服务。

访谈者:这样做下来是不是很累?

周周:做公益看的是自己的投入度,真的投入进去了,也就不觉得苦和累了。

访谈者:但人还是习惯于为自己的私利而努力,比如目前流行的成功学、企业管理等等,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但为一个公共利益去投入,你的动力是什么呢?

周周:主要还是人生观念的不同吧。人与动物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人类社会之所以不是兽性社会就是它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成功学之外,还有爱与温情。我想就是这种对底层人的爱,包括对我个人生存和命运的关注,让我持续做下去吧。我和我的服务对象并没有脱离,我本身就是他们中的一部分。

访谈者: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吗?

周周:实话实说,这个还是有的。每年一到春节放假,特别希望在家里什么都不想,好好休息一下。但也很奇怪,只要动了感情,就会经常不经意的想念起那些家庭和孩子来,想为他们竭尽全力而永不后悔。

访谈者:在这样的环境下做公益,实在不容易吧。

周周:在工作进展中也会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但对于我来说,我没有选择,因为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我没有退却的余地,我必须去扛。只要有机会,我就得去推动。到了现在,我已经把其他选择的机会和退路堵死了,所以说,我认为做公益事业就是一个不断舍弃各种诱惑和自绝退路的过程吧。

访谈者:你如此付出,家人会支持吗?

周周:做公益,没有家人的支持,绝不可能把它做成事业。所幸的是,我的爱人也是一位公益人士,他非常优秀,正直有爱心、坚毅有担当,我们也是因公益而结缘和相爱的。如今,我们的孩子已经一岁了,我们与我们希望社区的家庭一样,也居住在这个村庄。

访谈者:你们夫妇都做公益,谁来照顾孩子呢?

周周:我的婆婆帮着照看孩子。因为更多的时候是,孩子们放学了是我最忙的,这样的话,我连回去做饭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对婆婆我有很多的感激。她老人家年纪也大了,本来可以享受子女的孝敬而颐养天年,现在却还在为我们操劳,所以我也有很多愧疚。好在,她老人家对我们的工作都非常支持。她说,她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她的孙女不再过这样的移民工生活。

访谈者:如果你们这样生活下去,想过你的孩子会跟其他移民工孩子一样也是打工子弟吗?

周周:孩子本来就是。如果到时候这个村庄还没有被拆迁的话,我的孩子也会像其他打工子弟一样学习生活。如果有朝一日,拆迁无可避免,那么,我的家庭也会随其他打工家庭一起流动,因为大家的命运已经无法分割。当然,我所憧憬的是,这个底层人的村庄能够变得更加包容和共荣,而不是被简单的一拆了之。

访谈者:你和你爱人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本来可以有收益好又不用这么操心的工作,却双双坚守这崇高的信念,真的是让人钦佩和感动。

周周:看起来,与其他移民工家庭相比,我们拥有更高的学历和更多的资源,但对于我们而言,我们自己已经是移民工家庭的一部分,在整体移民工家庭的生活困境尚未解决的时候,我不会利用我更多的资源去为我一个家庭或为我的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教育机会去努力,我和我的家庭会始终与他们站在一起。

访谈者:你对未来希望社区有什么样的设想?

周周:想依托希望社区,发展整个社区村落移民工家庭和本地家庭间的互助合作经济,也叫社区合作经济吧。

访谈者:什么是社区合作经济?

周周:社区合作经济不同于主流的市场经济,亦不是一般的社区服务,它是一种透过社区共同营造合作经济来达致社区共荣的社区发展模式。它重视社会价值、社会变革以及对公民社会的培养,亦有满足社会需求、创造就业机会、促进居民发展、建立社会资本、推动可持续发展等社会目标。社区合作经济是对主流市场经济模式和价值观的一种反思。社区合作经济将发展的主导权归还给社区,强调社区互助和回归具体的生活场景。对于社会底层来说,社区合作经济降低底层人被市场的盘剥和对主流市场经济的依赖,通过社区动员,达致一种互助合作的社区生活模式。

访谈者:北京有这样的社区合作经济体吗?

周周:目前,在北京服务于农民工群体的草根NGOs亦有了一些微型企业的尝试,譬如二手超市、废品回收站等经营方式,主要是以满足其所在社区边缘群体需求的福利性质或是纯粹的商业运作,试图将利润反哺其服务性工作。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还不属于社区经济的范畴,因为这种模式没有立基于社区资源,也没有产生和实现社区互助。

访谈者:有具体的实施计划吗?

周周:我们首先会在社区做一个快速的社区评估,并辅以深度访谈来了解大家在社区生产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在此基础上,我们发掘解决问题和需求的内部资源和动员机制,搭建社区资源的支持网络,实现社区互助和社区资源的共同管理。仅以希望社区的会员家庭为例,孩子们的家长在从事很多行业,这些家长们的手艺和技术是可以实现互补的,我们在希望社区发行工时券,为别人付出过劳动的家长可以领取工时券,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可以用工时券来兑换别人为他付出的劳动。这样做的一个好处是,不仅极大降低了交易成本,而且更密切了家庭和社区间的联系和支持网络。

访谈者:社区合作经济听起来很美好,但是不是很难实现?

周周:是的,它需要从思想意识和生产结构上发生转变,但这是人实现自我解放和人性化社区营造的方向。

访谈者:未来的路太长太长,愿我们一起坚守。

周周:不论路有多长,好在我们已在路上。我相信自己和家人一定能坚持下去,我们也正在积极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虽然一些人总能为自己的放弃和妥协找出一大堆合理的借口来,但是,坚持下来的人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为了更多人的解放和幸福,为了值得的信仰和追求,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人的一生中总会或多或少做过一些好事善事,但能够甘于辛苦并置身于底层生活中的人不多,我想周周就是这样为数不多的公益人士,她和她的爱人更是中国公益界为数不多的夫妻双方都做公益,而且都在底层做一线工作的社会工作者,他们的生活和命运已经与移民工的家庭融为一体。

我们很难用一些世俗的想法和理由来解释周周和她的家庭如此坚持并乐此不疲。在一些人的眼中,做公益,尤其是做底层社会的公益,必然是辛苦的必然是痛苦的。而在我们的交谈中,周周很少谈及自己的辛苦和奉献,她说她会感到痛,但这痛不是因为她的辛苦付出,而是她觉得应该有更多的力量加入到底层公益事业中,她希望能更快地改善社区的生存状态和人文环境。

可以说,底层移民工要摆脱边缘和弱势的地位,不仅需要周周这样的公益人士对善的信仰和追求,需要移民工自身的觉醒,更需要整个社会治理模式的完善。因此,冷泉希望社区的尝试是在为底层移民工的未来探路,是在为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家庭的未来探路。愿希望社区早日实现属于底层人的中国梦。

2014年05月07日

让希望接地气沐阳光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