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杨

迄今为止,中美关系仍然是一种不对称的关系。美国在经济、科技、军事以及全球影响力等各个方面远在中国之上。但是,世界的变化太快,中国崛起的速度超过了西方的预期,甚至超出中国人自己的预期。如果上个世纪末的1999年,克林顿政府时美军“误诈”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美国面对中国是自信和从容的,那么,不过十几年光阴,美国已经不得不认真地将中国视为地球上的第二号力量。

变化甚至就在几年之间。2010年美国国防部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QDR)中,虽然提及中国崛起的挑战,但只是一笔带过,着墨不多。然而,时隔4年,据美国某智库的资料透露,2014年新版的美国国防部QDR报告,将空前重视中国的挑战,可能会浓墨重彩地渲染中国的威胁。事实上,目前美国朝野对中国崛起的忧虑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美国的经济总量仍然是中国的两倍,人均GDP更是中国的8倍以上,科技、军事实力依然遥遥领先。中美两国的实力对比依然悬殊,中美之间仍然是一种不对称的博弈,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却忧心忡忡。

美国人担心经济上被中国超越,失去头号经济大国的地位;担心中国制造的商品充斥美国市场,对华贸易逆差不断扩大,制造业失业率居高不下;担心中国政府抛售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导致美元崩溃;担心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越来越多,会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担心中国的军费开支不断膨胀,军事力量迅速增长;担心中国自主创新能力不断突破,在关键技术上与美国的差距日益缩小;担心中国对所谓“邪恶政权”的支持,会瓦解美国苦心经营的反恐和核不扩散体系;担心“中国模式”的成功,使“北京共识”取代“华盛顿共识”,导致美国以“自由民主+市场经济”改造世界的计划破产。一言以蔽之,美国人担心中国的全球影响力上升得太快,会改变美国人建立和主导的现行国际秩序,颠覆美国的全球霸主的地位。

中国俨然成为美国的“心病”。然而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美国人的担心并非过虑。

从经济发展趋势上来看,中国的GDP在不远的将来超过美国几成定局。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目前中国的GDP已经达到美国的80%2016年左右就可能超过美国。按汇率计算,2027年前后中国的GDP也将超过美国。

事实上,中国目前所拥有的经济能量已经令美国“坐立不安”。目前名义GDP还只有美国的一半,但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王国,最大的贸易国,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和美国国债最大的外国政府持有者。

201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占全球制造业的1/5强。作为“世界工厂”,中国保持着巨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中国的钢铁产量已经超过了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总和。同时,“中国制造”等同低端廉价的现象正在悄然改变,中国正在生产更多自主创新、高技术、高附加值的商品,在国际市场上与美国制造展开竞争。2008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信息技术产品生产国,尽管目前中国还需要大量购买美国的芯片。

根据WTO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在商品出口方面,中国2007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出口国;2009年又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在进口方面,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进口国。过去,美国的进口需求是许多国家赖以发展经济的重要动力。今天,中国需求对于东南亚、非洲、拉美许多国家的意义正如当年的美国。中国每年的商品进口额还在大幅增长,未来五年中国将进口至少10万亿美元的商品,对于很多国家来说都是个福音。

2006年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1万亿美元,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截至20139月,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超过3.6万亿美元,甚至比现在德国的GDP总量还要多。巨额的外汇储备,意味着中国政府的巨大财力和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中国政府目前持有1.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对于美国政府来说这既是红利,也是威胁。一旦中国政府决定抛售持有的美债,对于美元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据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的回忆录《峭壁边缘》披露,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刻,俄罗斯派了一个高级代表团访问中国,提议共同抛售美债,以彻底打垮美国。 尽管中国政府最终没有祭出手中的美债作为武器,美国人一定是虚惊一场。

过去三十年,中国创造了经济增长的奇迹。未来三十年,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创造新的奇迹,的确存在不确定性。但尽管面临结构调整的压力和成长的阵痛,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仍将数倍于美国。相对于发展过(developed)的美国,发展中(developing)的中国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相比经济上被中国超越的不适应,美国更担忧中国军事能力的迅速上升。五角大楼每年公布一份《中国军力报告》,对中国军事能力的提高进行密切跟踪。特别是在美国财政紧缩的时代,国防预算缩水,美国对中国国防开支的增长和解放军军事装备快速现代化忧心忡忡。

2010年,美国国防开支达到7550亿美元的历史峰值以后,近年来呈下降趋势。预计未来美国的年度国防经费可能下滑到5500亿美左右。美国高度关注中国的国防经费预算的增长问题,但美国“核算”出的中国军费开支与中国公布的数字差距悬殊,引起中国的不满。如2011年中国官方公布的国防预算为6011亿元人民币,约合900多亿美元。而美国国防情报局认为,2011年中国的国防预算约为1830亿美元,是国官方数字的两倍;美国中央情报局则估计中国的国防预算达到GDP4.3%,达到3010亿美元,按购买力平价可换算成4850亿美元。对于美国人来说,中国真正的国防预算无疑是个庞大的天文数字,无论多么夸张都是有人信的。

当然,美国最为忧虑的还是中国攻克先进技术的决心和能力。美国一面指责中国偷窃美国的先进技术,一面惊讶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发展之快。美国声称中国拥有庞大的情报系统跟踪美国先进军事技术的发展动态,并不择手段地盗窃美国的先进技术。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美国一直在炒作中国对美国的网络战。2013年初,美国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Mandiant)发布了一份题为《APT1:揭露中国网络间谍单位》的报告,指责中国军方某部队对美国进行网络间谍行动。但不久,就发生了“斯诺登事件”,证明“贼喊捉贼”,在地球上拥有最大的技术情报监控体系,监控和“偷窃”他国秘密最多的正是美国。

但美国也不得不承认中国自主研发能力。近年来,中国在太空技术、核潜艇技术、卫星定位系统、反导系统、激光武器、无人战斗机、隐形战斗机等若干领域都取得了重大突破,达到或接近世界顶尖水平。中国有些先进武器,已经在国际军火市场上构成对美式武器的有力竞争。最近,土耳其欲采购中国的“红旗—9”反导系统,引起美国的干预,证明了中国完全有能力自主研发的有竞争力的先进武器,而不是依靠“偷窃”美国的技术,“山寨”俄罗斯的武器。

伴随中国的崛起,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空前上升,美国人越来越担心中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对美国的替代作用,使美国逐渐“边缘化”。在亚太地区,各国在经济上日益依赖中国,靠美国撑腰与中国对立往往得不偿失,变得越来越不可能。美国一直担心,中国提出亚洲版的“门罗主义”,将美国的影响力彻底赶出去。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中国的影响力已经直逼美国,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对外投资、信贷和援助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往往更受欢迎。中国模式提供了非西方国家发展的成功案例,对亚非拉很多国家来说更有吸引力,也提升了中国的软实力。中国和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此消彼长。

面对中国的迅速崛起,美国的自信心的确不比从前了。种种担心表明,美国对中国崛起在世界上产生的巨大冲击波显得很不适应。面对中国的成功,美国人只能是“嫉妒羡慕恨”。

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曾经面对前苏联和日本对其霸权的公开挑战,也受到欧盟对其地位的潜在威胁。但当下美国对中国挑战其世界霸权的忧虑,远甚于苏联、日本和欧盟。前苏联当年的致命弱点是经济结构的失衡。在整个冷战时期,美国的GDP保持在前苏联的两倍左右。日本当年是不自量力,在仍处于美国的“军事占领”之下挑战美国的霸权。美国并未费吹灰之力就再次“征服”了日本。虽然欧元问世以来,对美元的霸权地位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欧盟在治理结构上短期都难以有大的突破。

而现在的中国经济结构比前苏联好得多,经济实力远在前苏联之上,没有欧盟的松散,也不像日本那样太过受制于美国。中国不仅没有欧盟和日本和前苏联的弱点,而且有美国都不具备的制度优势,可以集中资源做到西方国家所做不到的事情。中国对美国世界霸权的潜在挑战是空前的。而中国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既无法遏制,又打不起的国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天平会越来越向中国倾斜。在战略上,美国对中国不仅仅是“担心”,更显得有些“焦虑”。

2014年03月31日

美国担心中国什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