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发展与转型”关  亟待转变传统增长模式

十多年来,我国屡屡加大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但却陷入“产能越去越多”的怪圈。

“在钢铁产能严重过剩情况下,一些地方仍在上马大型钢铁项目,有的甚至以绿色钒钛等名称包装。”针对调研发现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王明雯说,当前仍有一些地方变相支持产能过剩行业扩张。

今年6月,发酵于银行间的“钱荒”现象,将隐藏在中国经济背后的地方债务激增、影子银行、房地产泡沫等风险问题放大,暴露出更多中国经济转型必须直面的痛处。

2.“政府与市场”关  行政审批事项依然过多

如何厘清政府和市场的界限,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加法”,这是处在深水区的中国改革必须跨过的难关。

当前,我国行政审批事项依然过多,少数地方、部门设置审批、许可的随意性大,程序不规范。

不仅如此,占中国企业总数九成以上、总量突破千万家的民营企业发展仍面临诸多障碍。

3.“公平与正义”关  公共产品短缺引发不公

近一段时间,养老金改革成为社会争论的焦点。除了养老金缺口巨大引发社会担忧,更多争论是针对双轨制带来的社会不公。各界期待新一轮改革能推进这一问题的解决。

实现公平正义,是发展的活力源泉与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也是中国在社会转型期必须跨过的关口。

【《新京报》2013-11-11

 

 

凡本栏目摘用文章的作者,请与本刊编辑部联系领取稿费。

联系人:段老师 电话:010-88561916

2014年02月26日

新一轮改革面临三大“关口”考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