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庆云

如果说《疯狂的石头》是宁浩在现实社会的生存秩序中寻找人性特点并进行扭曲处理取得戏剧效果的话,那这部被封禁四年之久、历经数次修改的电影《无人区》则是导演力求在社会秩序之外重新开辟丛林规则,继而在这个规则中展示人性冲突。既然要聊《无人区》,不能回避的,便是该部电影命途多舛地封禁问题。

 

    《无人区》被封禁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修改前的《无人区》,没有一个人是善良的,都有着自以为是的丛林生存法则,在这个法则的驱使下,相互残杀。当时的《无人区》的主题是什么?宁浩导演或许会搬出很多法国当下比较流行的电影类型作为自己的说辞,认为,就是单纯的为了展示人性。这种表现主义的电影,在西欧经常会出现,不足为奇。然而,中国电影艺术讲求的主旨精神,一定不能是为表现而表现的,需要在表现之内,有核心的价值追求。

中国传统文化讲求“文以载道”,电影形式亦然。在这个传统美学精神的指导下,中国电影分为内容和精神两个部分,也就是说,通过内容来表现一种“道”的精神气质。反观初版《无人区》,则仅仅是为了表现人性冲突而表现人性冲突,缺少“道”上的追求。因此,审核的时候,难免被认为精神不正面。

我们传统思维方式中,不认为仅仅为表现而表现是有价值的,人性冲突,必须是善恶的斗争,且必须是善的打败恶的,从而实现“惩恶扬善”的“载道”精神。这个文艺要求,与中国传统文化价值相符。因此,在上映版的《无人区》中,我们看到徐峥饰演的律师最终从恶转善,去营救余男饰演的失足女。影片最终变为律师的救赎,而非在丛林生存法则中,大家进行的鱼死网破的打杀。

仅从这个角度来讲,《无人区》的被禁,并不应该携带任何的可歌可泣的精神,只能说,表现主义电影涉足人性恶的表现的时候,在中国传统的“文以载道”的指导精神下,无奈折戟沉沙罢了。

 

    徐峥饰演的律师的价值特点与不足是什么?

徐峥的职业设定非常有趣。在现实的社会生存法则中,法是十分重要的,且被推崇到“头条”的高度上来,任何国家和个人,都在标榜依法办事。法,实际是一种大家都需要契约遵循的游戏规则。律师呢?便是熟练掌握这种游戏规则并以运用规则来谋生的人。将徐峥饰演的角色,定位为律师,便是要用现实社会的游戏规则去对应“无人区”的丛林生存法则。

因此,这个对应具备强烈的戏剧冲突性。当徐峥饰演的律师角色刚刚开车进入“无人区”之后,遭遇卡车司机的浓痰的时候,他还在按着现实社会的法律契约精神做事,司机上来的第一个嘴巴子,已经为该部电影定了调子——电影便是要逐渐进行一种丛林法则的展现了。

继而,包括加油被附带情色服务进行收费等,都是让徐峥的律师气质与无人区丛林法则对抗,最终造成妥协的局面。在无人区,强权(拳头、钢筋、卡车和猎枪)就是法律。在面对屡次冲突失败之后,徐峥饰演的律师,开始向丛林法则妥协。到要烧掉黄渤饰演的被撞悍匪的时候,律师已经完全丢弃自己的法律精神,而顺应强权。

这些剧情,让人物完成了一次性格的发展转变,戏剧饱满有张力。但是,在上映版的《无人区》中,导演为实现所谓的救赎精神,让律师又突然超越置人于死地的精神意志,而去救人,显然是为了过审需要,重新设定桥段情节了。但是,人物如何由法律规则向丛林规则蜕变不乏强有力的桥段安排,但由丛林规则向法律规则的再次转型,却缺少了根本性的撬动点,太过于仓促了。很明显,后边的蜕变桥段,是过后嫁接上去的,不符合人物性格的基本发展特征。

 

    黄渤是否在《无人区》中实现了自己应有的价值?

演员黄渤通过管虎导演提携正式发迹,他的电影处女作,也正是管虎的数字电影《上车走吧》。但是,黄渤为影迷熟知,还是那部百万小成本换回三千多万票房的《疯狂的石头》。可谓是,管虎带黄渤上道,宁浩带黄渤上星光大道。《无人区》被封禁的四年中,演员黄渤可谓是顺风顺水,中国至今为止票房最高的两部国产电影《泰囧》与《降魔篇》中,均出任重要角色。黄渤的搞笑气质,俨然成为大陆版的周星驰。同时,因为《101次求婚》等爱情电影的参演,黄渤又被赋予新时代的屌丝代表头衔。影迷对黄渤的期待,更多的,是屌丝给大家带来的搞笑。

然而,四年前,便尘埃落定的《无人区》无法预见四年后的演员黄渤的戏剧特点。在电影《无人区》中,演员黄渤继承的,只是处女座《上车走吧》中愣头青的特点,只是这个愣头青不在北京,而是转战了无人区罢了。在无人区的“黄渤”,更有了一种彪悍气质。当然,若论搞笑,或者人性性格的饱满度而言,宁浩导演对这位悍匪明显没有真爱,在剧情设定上,太偏心律师了。

我们在上映版的《无人区》中,能看到的,黄渤饰演的角色,过于平面化,缺少人物性格的发展变化过程。太出彩的戏份也很少,简直沦为了一个重要的打酱油的小哥。如果说,黄渤在《降魔篇》中打酱油时,有精彩的一舞的话,那在《无人区》中虽然占据主要角色,却没有制造任何的亮点,未尝不是把去金马奖当回家的演员的一大遗憾。

 

    电影《无人区》的特效技术在国内电影中属于哪个层次的?

如果在四年前,宁浩导演的《无人区》的撞车特效等拍摄技术,应该还在同样是西部题材电影《西风烈》之上,也很大程度上超过了当时的港产制造的电影。但是,将《无人区》的拍摄技术放到当下来看,宁浩的这部电影俨然已经被《逃出生天》、《扫毒》、《风暴》等电影甩出好几条轩尼诗大道。

力图用斥资一个亿等噱头来带动影迷进入电影院的宣传方式,实在难以掩盖宁浩导演在《无人区》中的厉行节俭。与最近一年来的,飞车炸弹、直升机扫射、大场面枪战冲突相比,《无人区》的那把多管猎枪,显然已经不足以撑起一个所谓的大场面。四年前的《无人区》根本配不上四年后的大制作与大特效,甚至于,仅从拍摄技法与特效场面而言,该部电影都不及宁浩后来的《黄金大劫案》。

电影《无人区》,谨从影片中的多次车辆冲突戏份而言,在场面上,最多只能与2013年上映的高群书导演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齐平。无独有偶,《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也是高导几年前的作品了,只是在《神探亨特张》拿奖之后,又重新搬回电影院罢了。

中国电影,于特效场面上,有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四年前的大场面,放在当下,成为小菜一碟,正是中国商业电影奋力迈进的表现,是可喜可贺的。

 

    宁浩导演的电影风格与艺术特点问题?

从出道作品《疯狂的石头》开始,宁浩导演便善于表现人的怪异性格特点,无论是后来的《疯狂的赛车》还是《黄金大劫案》,都强力植入人的疯癫气质于主人公身上。不疯癫不成魔,则也无法成佛,是宁浩最大的艺术特点之一。在纯现实主义的世界中,宁浩很难将自己所掌握的成魔成佛的表现技法应运起来。因此,宁浩走向“无人区”,在《无人区》中塑造自己所擅长的各色疯癫性格,也是必然。

但是,宁浩导演也有严重的问题,那便是表现大于载道,这个问题,正是直接导致其《无人区》电影命途多舛的主要症结所在。在电影《黄金大劫案》中,我们批评宁浩的作品并未刺痛现实,正是观众对宁浩的一种反制作用力。如果说《疯狂的石头》还表现了小人物为生活所迫造成疯癫成魔气质的话,那《黄金大劫案》的为搞笑而疯癫,简直不成体统了。

《无人区》之后,给宁浩留下更多的艺术追问。他是继续为表现而表现,还是影以载道,寻求电影深刻的现实主义的价值情怀?这个追问,将持续困扰这位青年导演。

 

    “无人区”之内的丛林法则是否正是高级的有人区法则?

毫不客气地说,在“无人区”内的任何强权暴力,都是直接与人对应的。大家虽然行使无人区法则,但都是为了“有人区”的更好生存。活着,是无人区的基本要求,得到更多的钱,则是更高层次的追求。钱,虽然在无人区赚取,但一定是要到有人区消费的。因此,无人区的局促的自然生存空间,只是将人恶的一面全剥离出来罢了。这种迅速的剥离,极具撕扯感。

因此,在电影《无人区》将近结尾的时候,宁浩导演花了很多镜头展现钱被烈火烧掉的场景。这个桥段,未尝不是对有人区钱本主义的一种忧虑。当然,现实社会在温和的运转,不似无人区的屠戮,因为我们制定了一种叫做“法”的契约游戏规则。法能保障每个人的前提是,所有人都要遵循这个既定的游戏规则,一旦有人打破,则必然全体进入“无人区”。

当然,因为多次修改的原因,电影《无人区》在人物性格与故事节奏上,都存在了多次手术坑洼不平的问题。从我个人认知来看,将恶的厮杀变为律师善的救赎,未尝不是有必要的,因为仅仅展现恶,对现实社会又有什么价值呢?

 

2014年02月26日

《无人区》:社会秩序之外的 丛林生存法则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