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杨

2010年,中国占全球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上升到19.8%,超过美国(19.4%),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中国有20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居世界第一位,对外出口量也占世界第一位。继工业革命后英国成为世界工厂,第二次科技革命后美国成为世界工厂之后,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的商品已经席卷全球。但是,与当年的英美不同,中国的“世界工厂”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带有跨国公司主导国际分工的深刻烙印。从严格意义上说,中国成为跨国公司的“生产车间”。中国仍然缺乏高端制造业的主要核心技术,而只是生产廉价制造品的世界工厂。在资本追逐利润的本性驱使下,一旦中国制造的成本不再廉价时,外资企业就会将像候鸟一样迁徙到其它国家。

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节节上升,人口进入“刘易斯拐点”,中国制造赖以维系竞争力的“人口红利”不断缩水。与此同时,受全球经济不景气影响,发达国家采取“再工业化”战略保就业,竞相签定新的自由贸易区协议促出口,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扬,中国的出口形势日益严峻,中国制造的竞争力面临空前挑战。近年来,知名外企将生产基地搬离中国的案例逐渐增多,像耐克、阿迪达斯等相继关闭了在中国的直营工厂,苹果公司也准备将一条Mac电脑生产线迁回美国。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动摇。

20118月,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表《美国制造业归来》的研究报告,称由中国制造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中,将有15%会在2020年以前搬回美国制造。201211月,日本大和证券的研究报告称,东南亚国家正在超越中国成为低成本制造业的主要产地,其发展势头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加快,中国则将在未来五至十年内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

根据20131月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2年中国国外直接投资(FDI)总额同比下降3.7%,其中制造业同比下降4.5%,超过服务业下降的2.6%;而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4925家,同比下降10.1%2012年实际使用外资减少一定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受中国经济减速和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影响。

但是,中国工资水平快速上升等因素造成的竞争力下降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从外资企业转移的动向来看,高端制造业有向发达国家回流的趋势;低端制造业有向东南亚、南亚国家迁徙的趋势。20133月,渣打银行发布的“珠三角逾300家企业工资调查”报告显示,今年珠三角制造业工资增长9.2%,而2012年仅为7.6%91家(30%)受访企业称计划将产能迁移到内地,27家(9%)将迁出中国,比例高于去年。

从目前来看,全国范围内都存在一定数量的外资企业迁徙和制造业工厂关停的现象,主要集中在相对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2013年春节后,渣打银行对302家珠三角地区港资制造企业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91家受访企业称计划将产能迁移到内地,占受访企业总数的30%27家企业计划将产能迁出中国,占受访企业总数的9%,比例均高于去年。2012年,渣打银行的调研表示,只有13%的受访企业计划迁移至内地,4%的企业计划迁出中国。这说明,外资制造企业迁出中国的趋势在加强。考虑到目前中国工资水平正以每年18%的速度增长,“世界工厂”的迁移现象值得我们重视和研究。

随着中国制造业成本的不断上升,东盟国家和印度都认为机会来了,做好准备承接从中国转移出来的制造业机会。国际大公司在东盟国家的大手笔投资已经数见不鲜。2012年,中国最大的代工企业台湾的富士康公司,宣布将在印尼投资10亿美元建立工厂,预计将为该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未来510年,在印尼投资50100亿美元。为此,印尼政府已经准备在爪哇(Java)提供一片1000公顷的土地,由富士康修建一个带有硅谷风格的科技中心。三星公司在越南北宁省投资。20133月,位于越南北部的太原省,韩国三星公司在越南的第二个手机工厂破土动工。三星公司希望将其建成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厂。从2015年起,一半以上的三星手机都将在越南生产。

根据毕马威国际2012年发布的《全球制造业展望》报告,跨国公司在制造业布局上,“中国+1”已经成为普遍的选项。“中国+1”早在2003年开始,首先在日本企业中流行开来,主要是为避免过度依赖中国,日企在中国投资设厂的同时,还要在东盟、印度等地投资,建设生产后备基地。随后,越来越多的欧美跨国企业也采用了“中国+1”战略。摩托罗拉、通用电气、西门子、英特尔、柯达、利乐、思科、GE、飞利浦、诺基亚、爱立信等企业陆续在印度、越南等地加大了投资,建立了后备生产基地。但随着中国制造成本的不断上升,部分受影响较大的跨国公司在生产布局上开始将中国和东南亚对调,开始将东南亚作为主要的生产基础。以耐克为例,在2000年全球销售的耐克鞋中,有40%产自中国,13%产自越南;而现在,越南制造的耐克鞋比例为41%,中国制造的耐克鞋的比例为32%

在这股潮流中,日本企业显然最为积极。除了中国成本上涨以外,中日政治关系走低,也促使日资企业加紧在东南亚、印度布局,以对冲中国业务的风险。20135月,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发布的2012年度企业调查结果显示,关于日本今后计划重点开展业务的国家或地区,选择东盟地区的企业占总数的44.7%。这是东盟地区在该调查中首次位居榜首。自1999年度该调查开始实施以来一直稳坐首位的中国占比为36.7%,此次下降到了第二位。

但东盟能否取代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值得怀疑。事实上,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上涨也较快。 20131月起,印尼首都雅加达的月最低工资将从153万印尼盾上调44%,至220万印尼盾,相当于1413元人民币,与中国东部省份不相上下。20141月,马来西亚还将首次引入最低工资制度,首都吉隆坡的月最低工资将为900林吉特,约合1860元人民币,超过上海市的最低工资水平360元。越南目前的最低工资标准较低,但也在不断上调。从2014年起,越南的最低工资标准将提高为165万越南盾至235万越南盾之间,约合400元到700元人民币,河内市和胡志明市的月最低工资可能提高35%,达到270万盾,约合800元人民币。从目前东南亚国家劳动力成本上涨的速度来看,几年以后,跨国资本可能会再度向印度、甚至非洲转移。

中国制造成本节节上升,高端制造业有向发达国家回流的现象,低端制造业有向东南亚、南亚国家迁徙的趋势,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受到冲击。但是,短期来看,中国制造业王国的地位依然稳固。劳动力成本不是决定制造业迁徙的唯一因素,中国基础设施的完善、产业链条的完整、营商环境相对良好、加工企业高度的灵活性,都是东盟、印度诸国短时期还难以超越的。更为重要的因素是中国正在成长中的巨大消费市场,像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全球的制造业。

不同于日本大和证券资本市场公司对中国的负面预测,德勤认为,未来五年中国仍将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根据德勤发布的2013年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在38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以满分10分的评分位居世界第一位。2012年,经济学人情况部(EIU)的一项研究也显示,几乎一半的跨国公司受访者指出,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使他们的企业提高了对中国市场的期望,其中73%的公司期待中国业务能够为其创造更多收入。上海美国商会发布的《2012-2012年中国商业报告》显示,尽管利润率在过去三年有所下滑,但超过40%的美国企业在中国获得的利润高于其全球平均利润率,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企业在华收入增长高于全球平均水平。2012年,美国在华制造业继续创下丰厚利润,并超过了服务业企业和零售业企业。美国企业对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依然信心十足,这主要得益于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强劲的消费支出以及二三线城市的稳步发展。中国依然是美国企业的首要投资目的地,超过五分之一的受访企业将中国列为首选投资目的,大多数受访企业将中国列为前三大主要投资目的地之一。48%的受访企业称,他们计划在中国增加全球性投资。只有不到15%的企业称,为应对中国日益高涨的成本,已经撤离或计划撤离在华生产。华南美国商会《2013年华南地区经济情况特别报告》称,受访的美资企业将提高20132015年的投资预算额,增幅高达40%

但是着眼长远,制造业外迁的趋势值得重视。2012年,在接受调查的约300家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会员中,58%称中国仍然是它们前三大投资目的地之一;不过称中国是自己去年首选投资目的地的只有20%,该比例低于2011年的31%

中国广袤的中西部腹地,是中国巩固“世界工厂”地位的重要筹码。香港工业总会,20125月份所作调查显示,由于成本上升,位于中国珠江三角洲的香港企业中,约有10%正在考虑迁往东南亚,而有13%考虑迁往中国内陆省份。中国地区之间劳动力成本存在很大的差距,贵州省2013年最低工资标准为8501030元,仅相当于东部沿海地区的三分之二,相比东盟许多地区都有竞争力。受益于西部大开发,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日趋完善。无论是外企,还是中国本土企业,中西部的中国内陆地区,都是制造业转移的重要选项。从珠三角的情况来看,2008年以来,从珠三角地区转出企业5900多家,其中半数以上转到粤东西北地区,其中规模以上企业456家,产值达940亿。省外转移的主要目的地是广西、江西、湖南和湖北等省。从2008 年到2010 年, 仅广东、上海、浙江、福建四省市转出的产业总值就达14000 亿元。2010年,台湾的富士康公司在郑州设厂是个典型的案例。2012年,郑州的富士康工厂实现产值1200亿元,生产7000万部iphone手机,产量占全球销量的50%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驻北京的经济学家波尔克(Andrew Polk)说,如果成本持续上升,而中国却没有提高创新能力或开发出本土技术,那么转移到海外的工作岗位就没有替代品。20131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中国清醒地认识到外贸的竞争优势继续依靠劳动力优势和成本优势的话,将难以为继;需要引导企业提升产品的质量和档次,提高出口产品的附加值。

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导致低端制造业向周边国家转移,对于中国来说并非坏事,中国不可能长期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东盟、印度诸国在低端制造业领域的竞争,作为外部压力,促进中国加快正在进行中的经济结构调整,从根本上改变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的“三高一低”发展模式,促使中国制造向产业链的高端发展,寻找新的“新比较优势”。从国家战略的角度,“十二五”规划确立了七个优先发展高新技术领域,包括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和新能源汽车。

中国的制造业正稳步向高端发展,从廉价流水组装线向高附加值经济转型。2012年,中国高技术产品的出口已经超过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在低端制造业出现撤离中国的趋势的同时,发达国家也增加了高端制造业在中国的投资,向中国转移处于产业链上游的、敏感的研发中心。目前,世界500强企业中,已有470家在中国设立了研发中心。中国制造正向“中国创造”转变。

当前正在上演的“世界工厂”的变迁是个复杂的现象,同时包括几种并存的变化趋势:高端制造业向发达国家回流,低端制造业向东南亚、南亚转移。中国本身的制造业也在发时空的变迁,主要是由东南沿海地区向广大的国土中西部纵深转移;同时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在“内涵”上提高,向产业链高端转移,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

此外,更为深远的变化趋势是,中国逐渐从最大的生产国向最大的消费国转变。过去“中国制造”满足全世界的消费需求;将来“世界制造”满足中国的消费需求,“为中国制造”成为新的世界潮流。

2014年02月06日

世界工厂将迁往何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