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经济形势好转,QE退出提到议事日程。美联储明确退出QE的基本原则是:经济达到稳定增长、就业或通胀目标达到或接近预期、政策风险最低。过早退出将使前期政策效果打折扣,晚退出则存在积累新资产泡沫的风险。因此,美联储何时退出QE,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美国未来的经济表现。美联储在考虑退出政策时,只关注美国利益,并不在乎他国风险。

然而,当前主要发达国家经济形势分化,新兴经济体面临调整,QE退出风险客观存在。

一是美元资产吸引力增加,导致全球资本重新调整投资布局,从新兴市场国家撤回发达国家,冲击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市场。二是流动性紧缩,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美元进入升值通道;利率上升将使融资成本提高,债务负担加重。三是加剧资本外逃、货币贬值、股票下跌和信贷息差扩大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恶性循环。四是新兴市场国家在支持增长与遏制资本外流的平衡问题上面临两难的政策选择。

对中国而言,资本市场尚未完全开放,充足的流动性和高准备金率成为应对挑战的武器,美联储退出QE对中国直接影响有限。但中国毕竟是具有外向型经济特征的经济大国和贸易大国,不可小觑QE可能造成的影响。资本外流可能引发人民币贬值;金融监管收紧,也会出现流动性短缺的风险;中国主要贸易伙伴受QE退出的影响,也将波及中国的贸易与资本流动。【梁艳芬《人民日报》2013-9-6

 

凡本栏目摘用文章的作者,请与本刊编辑部联系领取稿费。

 联系人:段老师 电话:010-88561916

2013年12月20日

退出QE政策 美国岂能只顾一己之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