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旺

    据统计,截至2011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约1.85亿,占总人口的13.7%。据预测,到“十二五”期末,老年人口将达到2.21亿;到2025年将突破3亿。同时,困难老人数量增多,80岁以上高龄老人超过20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约3300多万。我国已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不仅老龄人口总量世界第一,而且老龄化发展速度也是世界第一。

伴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一些老年人的生存状况令人忧虑,一些人不愿意赡养老人,不能善待老人,甚至虐待老人,因此发生了不少虐待老人的恶性事件。这些丧尽天良的虐老行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如何才能使老人免遭虐待,颐养天年,成了国人必须认真探讨的严肃话题。

就施虐者而言,大致有子女虐待老人、养老院工作人员虐待老人、保姆虐待老人三种情况。

亲生儿女虐待老人

深圳年近六旬的父母被公务员儿子打骂

20111026,媒体报道深圳公务员廖天野多次对母亲甩耳光、辱骂,还动手殴打父亲,扯碎父亲的衣服,咬伤父亲的肩膀,对挣钱供其上学的姐姐也是拳脚相加。

廖天野1999年毕业于湖南郴州市桂阳县三中,复读一年后,20007月,考上天津财经大学商学院企业管理系,读完本科保送本专业的研究生。

据报道,廖天野家中共有两女一男三个孩子,他排行老二,从小读书就很争气,在全村都很有名。20049月至20076月,他在天津财大攻读企业管理研究生,其中20059月至20067月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学习。他先在深圳华为工作,2010年参加深圳市公开招聘聘任制公务员考试,到深圳市光明新区发展和财政局发展改革科任公务员,于20104月份入职。

就在入职当月,因知道媳妇怀孕,廖天野的母亲廖惠莲从郴州老家赶到深圳照顾媳妇,但因婆媳关系不和,儿子怪母亲把妻子照顾瘦了,双方发生激烈争吵,后廖母回了老家。20111月廖的儿子出生,在向母亲道歉后,廖惠莲又于415日从老家赶到深圳照顾孙子。

廖天野父亲廖祥光说,从415日到826日,老伴共被儿子打过7次,还多次被甩耳光。“老伴被儿子打常常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在家里说湖南家乡话,比如儿子和老婆吵架,比如说一下自己头疼,这些都能成为儿子动手的原因。”廖祥光说:“有一次,儿子除了骂他母亲是个猪之外,还说老家伙怎么不撞车去死。”

忍无可忍之下,2011826日,廖惠莲搬到了在宝安的女儿家。随后廖祥光被儿子叫来替母亲照顾妻子。廖祥光说,廖天野姐姐廖爱丽在得知母亲被辱骂殴打后,曾经找到弟弟兴师问罪,得到的结果也是一巴掌。

就在1024日早晨,廖天野因不满父亲要其修复与母亲的关系,对父亲也大打出手,不但撕掉父亲上衣,还将父亲的左肩咬到鲜血淋漓。廖祥光最后在小区管理处的建议下,到附近的东周派出所报案。

福建武平机关干部饿死九旬老母

2011121,一则题为《武平公务员(实为武平县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一般干部)饿死九旬老母》的帖子,被数十家网站相继转载。

帖子称,视频拍摄于2011年国庆前夕,地点在武平县城某住宅楼下的杂物间里。在短短的视频中,一位年迈的老人躺在床上,瘦骨嶙峋,只剩下皮包骨,脸色惨白,惨不忍睹。发帖人称,老人是钟叶氏老太太,祖籍广东梅县白渡,去世前已有90岁高龄。

据发帖人介绍,老人本来育有51女,因为丈夫早故,两个儿子送了人,长子和媳妇帮助老人撑起整个家庭。帖子中所指的公务员钟某是老人的四子,老人一直与老四一同居住。

发帖人称,20119月底,警方及县妇联接到“老人将被饿死”的举报,先后赶到了现场。妇联领导叫来120急救车,将老人送至县医院抢救治疗。经抢救和诊断,医生出具了病危通知书和诊断证明,诊断证明上写明为“重度营养不良”。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老人多个脏器已严重衰竭,并于国庆前去世。

该帖子被网站转载后,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众多网友在看了老太太的图片后,都感到非常震惊。网友“二十余年来”评论道:“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是很震撼!我没有想到在21世纪的今天,会有这样的事!”

江西余江87岁老妇寒冬露宿儿子家屋檐下

20121月初,江西省余江县平定乡弓塘村的87岁老妇赵香莲,因为三儿子胡发根没有来将其接走,结果与二儿媳发生矛盾。二儿媳一气之下,将老人的棉被等东西扔到了门外。无奈之下,赵香莲老人只好拄着竹竿挪到了人在县城的老三胡发根在村里盖的房子屋檐下。

虽然这里距老二家的房子不到20米,但老二胡太根始终没有接老人回家。就这样,在寒风细雨里,赵香莲老人蜷缩在屋檐下度过了近十个日夜。直到113日,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的人撬开老三家的房门,老人才搬进了屋里。

赵香莲已经87岁,生有四子一女,却因为子女间发生赡养争议而被迫露天生活。

重庆84岁老翁春节睡在小女儿家门口楼道上

重庆84岁的老翁何大兴有6个子女,6家轮流照顾。但是在2012年春节期间,因为子女之间的分歧,老人本该轮到去小女儿家,小女儿却不接纳。老人只好在小女儿家门口楼道里睡了43夜,以致冻病住院,6个子女都不愿意去接父亲回家。

何大兴含辛茹苦地把这一堆孩子拉扯成人,一个个成家立业了,自己却无家可归,居然大过年睡在楼道里,或许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种老来惨景。古语说,多子多福。看来,多子未必多福。何大兴老人有儿子,也有女儿,可春节都不愿意和他一起过。

南京84岁老妇寒夜露宿街头

20081213晚上11时许,有市民向南京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报警,称有一位老人坐在路边,像是迷了路。接警后,下关110民警很快赶到现场,此时老人正坐在一间门面房前冷得瑟瑟发抖,有热心市民见状赶忙回家拿了一件羽绒服给老人穿上。

市民王先生告诉民警,这个老人已在这里两三天了,白天摇摇晃晃地在附近饭店门口来回游荡,饿了就要点吃的,晚上就蜷缩成一团睡在门面房店门边台阶上。

在交谈中民警得知,老人今年已经84岁,老伴去世多年,有6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其中一个儿子就住在城河路附近一个小区内,平时她轮流住在儿女家里。

为了尽快将老人送回子女家中,110民警找到了老人二儿子所在的某小区,刚一进小区大门,小区保安一眼便认出了老人。可当大伙准备送老人回家时,老人因为害怕怎么也不愿意回去。无奈之下,小区保安先跑到老人家中打探,打算让老人的儿子过来将老人接回家,不料却碰了一鼻子灰。

小区保安说,“我到他家去敲门,里面有个女的穿着睡衣出来了,我说你到门口去接一下你家老人,该女子一听马上说:‘不接!不接!送她到老大那儿去,现在轮到老大了……’”

民警将老人带到了二儿子家门口时,老人的二儿子也回来了,但他对着老人就是一顿指责:“你干什么的?别人不要睡觉啊,几点钟了?”

他还对民警吼道,“你们带她去她大儿子家,不要在这儿烦了,我再跟你们讲一声,你们私闯民宅。”见二儿子如此对待自己,老人转身又打算离开。最后在大伙的耐心劝说下,老人这才勉强留了下来。

浙江台州八旬老妇生日当天饿死路边

2010922是中秋节,也是浙江台州临海王老太的85周岁生日,然而,就在这天中午,生有两儿两女的王老太却饿死在村老年活动室的厕所旁边。

王老太家住浙江台州临海涌泉的前坊村,丈夫早逝,两儿两女都是她一个人抚养长大。

1987年,两个儿子都成了家,按照农村习俗,两人分了家。由于大儿子刚生下孙子小刚,所以王老太与两个儿子商量决定,自己落户大儿子家,大儿子家算四口人分得两间房的地基。

在村干部的见证下,大儿子和小儿子写下了分家赡养协议:王老太落户大儿子家直至去世,日常生活开销由两个儿子每人承担一半。依照当时农村生活条件,兄弟俩每人每年需交给母亲300斤口粮。

接下来的六七年里,两兄弟都按协议共同赡养母亲。两个儿子没有田种之后,将口粮折合成每人每年300元钱,之后上涨到600元。

后来,王老太的小女儿和女婿开了一家拉丝厂,为了照顾小外孙,王老太白天到小女儿厂里吃饭帮忙,晚上回大儿子家睡觉。

这之后的四五年间,两个儿子不再给母亲生活费,任由小女儿负责抚养母亲直到厂子关闭。

王老太平时喜欢喝点酒,2008年前后,因为喝酒摔了几次跤,身体每况愈下,慢慢地生活不能自理了。母亲便成了子女们的“烫手山芋”。

2008517,在村干部的协调下,四个儿女达成了新的赡养协议:将王老太安置到养老院,如果生病则接回大儿子家照顾。养老院费用由四人共同承担,每人各预交500元,之后的费用再均摊。就这样,母亲被送到了临海古城的一家养老院。

在养老院不到一年,老太太大小便失禁越来越严重,增加费用养老院也不愿再收养。家住黄岩的大女儿将老人接到了自己家附近的养老院,和妹妹承担着费用。两个儿子对此不闻不问,也不愿再出钱。

2010718,两个女儿觉得无力承担养老院的费用,决定按照之前的赡养协议将老人送回大儿子家。然而,大儿子却拒绝让母亲入住,老人被丢在家门口睡了一夜。

第二天晚上,愤怒的冯家亲戚将大儿子家的玻璃窗敲碎,把老人抬进了小屋里。

王老太的孙子小刚见窗户被敲,和几个亲戚发生了争斗,捅伤三人。当年11月,小刚被临海市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小刚被判了刑,大儿子更加不愿意插手母亲的事情了。

小儿子将瘦骨嶙峋的王老太再度送回临海古城的养老院。

然而,他觉得不应该自己一人承担费用,于是在2010921日下午,叫上妻子和女儿将母亲接回了村里,放在村口的凉亭里。

922,王老太死在村老年活动室的厕所旁。这一天正好是她的85周岁生日。

经法医鉴定,老人系心肺功能不全及饥饿等因素导致死亡。

当村干部通知王老太的两个儿子前来料理后事时,两个儿子竟以要干活为由拒绝赶来,小儿子更是声称:宁可坐牢,也不愿再管老母亲的事。

深圳97岁老人“每天被锁在屋里像坐牢”

2012678日,媒体报道97岁老人蔡雪英涉嫌被儿子薛某龙遗弃在一个深圳小区内,然后“人间蒸发”。

老人的不幸经报纸报道后,老人的儿子、始作俑者薛某龙现身,主动向警方认错,但一转身就用手指着他妈妈的头,狠狠地说:“你懂个屁啊!你不该接受记者的采访!”在场的敬老院工作人员、媒体等,无不惊讶和担心——这样的儿子真的能像承诺的那样好好赡养老人吗?

614下午,几经周折,记者终于在深圳大望社区的出租屋里,找到了老人。97岁的蔡雪英老人正趴在窗户前向外张望。

见记者到来,老奶奶眼睛立即湿润了,泪水顺着她沧桑的脸庞落下。

老人边哭边说,自她8日从布吉敬老院回到大望的出租屋后,6天来就没有出过门。每天薛某龙上班后,就把她反锁在屋里,她想出去晒晒太阳都不可能。记者想让老人打开房门,老人折腾了很久都没有打开。

老人说,回来一个星期了,每天吃饭也不正常,饿的时候,就吃点从敬老院带回来的面包。老人说,她现在就很饿。记者给老人买来两罐八宝粥,老人几乎一口气就吃完了。随后,记者又给老人买来了水,老人称,家里连喝的水都没有。“每天锁在屋里算什么啊,跟坐牢一样,薛某龙就是一个骗子,不管我!

记者看到,老人租住的房屋很小,除了一张床外,就是简单的炊具。在一张饭桌上,记者看到有3个馒头和盘子里的一点点剩菜。老人说,馒头太硬了,她根本咬不动,“我现在还想到敬老院去住,一天也不想在这里了。”蔡雪英老人告诉记者,从敬老院回来这些天,她都没有洗过澡。“你爬都爬不动,还洗什么澡?你就死在这里算了。”老人说,这是儿子薛某龙对她说的话。

记者立即致电薛某龙,他说现在广西做生意,不愿多跟记者说话。当记者告诉他老人现在很饿时,他说,“饿也很正常啊,她饿了你可以给她买点吃的呀。”说完,就挂了电话。随后,记者又打通了老人在香港的女儿薛某凤的电话,她说,她妈妈现在过得很好,不希望大家太过于关心,还说上班期间记者给她打电话,她会被炒鱿鱼的。

下午530分,当民警找来开锁师傅打开房门时,正好回家的薛某龙气急败坏地阻挠记者采访。记者看到,薛某龙用手狠狠地拧了一下他妈妈的右脸,之后用力将老人推倒在床上。见此情景,女记者心疼地哭了起来。

郑州老人被儿子送到老年公寓后直到死也没见到日思夜想的儿子

2009118,已偏瘫的李贵友被儿子李刚送到郑州市颐和老年公寓,其家人在交了一个月的费用后就再也无法联系上了。

2010822,李贵友因突发心脑梗塞住进了郑州市九院。

没住院前,李贵友在接受采访时,虽然说话不清楚,但说到想见儿子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瞪得大大的,很多话说不清楚,但是儿子李刚的名字却发音很准。

李贵友的主治医生宁大夫说,当时他身体脏器功能都在衰竭,虽然有专业的护理,但他一直缺少家人的关爱,这是任何外人都无法弥补的。

20101024晚上8点,李贵友病情加重,抢救无效死亡,他的生命定格在58岁。但直到死,他也没有得到家人的一丝关爱,也没见到日思夜想的儿子。更为痛心的是,一个有儿女的人,却没有儿女在死亡书上签字,连尸体都无人认领。

哈尔滨吴大爷赢了官司,却失去了亲情

哈尔滨市的吴大爷和老伴都是大学的退休教授,养育了两个儿子,由于小儿子身体不好,30多年来一直由老两口照顾。大儿子一家三口是6年前从吴大爷家搬走的,搬走时儿媳妇提出,吴大爷的住房在买断产权时她们出了3000元钱,现在房子的三间屋理应有她们一间,她要向外出租这一间。儿媳妇的要求遭到了老两口的拒绝,从那以后,老两口几年都见不到孙子一面,逢年过节两人拿着孙子的照片直掉眼泪。在此期间,儿子也从不回家看望老人,老人有病也不管。2008年的一天,儿媳突然到老两口家,开口向他们借10万元钱。吴大爷为了缓和关系,同意给儿媳3万元,提出不用还了。可儿媳听后,把老人家的东西砸得粉碎,扬言如果不借钱就让他们过不好日子。果然,儿子和儿媳隔三岔五就来闹一次,满嘴挖苦、讽刺、嘲笑的话语,后来两个人索性强行霸占小屋并招来了房客。吴大爷在万般无奈之下向法院起诉了儿子。20096月,法院对此案件进行了调解处理,勒令其大儿子一家不准再到其父家捣乱。官司是赢了,可吴大爷老两口却为永远失去的亲情感到伤心。

哈尔滨老人再婚备受子女责难

潘老太的后老伴、家住哈尔滨市建国街的耿大爷早年丧妻,独自一人辛辛苦苦地把一儿一女培养成人。2004年他与潘老太相处时,就遭到了儿女们的反对,儿女们扬言如果他要再婚就断绝和他的关系。耿大爷顶着压力结婚后,被儿子强行接到自己家,女儿则撵潘老太走,还逼老人在离婚书上签字。两位老人不从,儿子就掐断了家里的电话,不让耿大爷外出,断绝了他与外界的任何联系。由于长期见不到耿大爷,潘老太无奈回到自己家里,谁知女儿却说:“你都被人家抛弃了,还有脸回家!”听了女儿的话,潘老太非常气愤。

哈尔滨姜大娘再婚20多年却遭养子女冷眼相待

77岁的姜大娘再婚20多年了,老了,生病了,处境凄凉。“我嫁到他家都20多年了,把他的三个儿子都当自己孩子对待,可他们却对我冷眼相待,这些年我都忍了。前不久,我生病了,老伴忙前忙后给我凑钱治病,他的孩子得知这事,到家里大吵大闹,说我想骗老头子钱花,让我抓紧时间搬走。”姜大娘伤心欲绝,她找到了哈尔滨市电塔街所在的居民委,居民委主任上门批评了老伴的儿女们。可过了一周,老伴的小儿子又来了,称父亲已将房子给他了,赶姜大娘走。姜大娘毅然求助法律解决。据姜大娘的代理律师讲,姜大娘的遭遇在再婚老年中非常典型,尤其是女方,在经济上不占优势,再婚后一旦生病,就会被对方子女们以各种理由撵走,两名再婚老人也就得被迫分开。

南京一对老人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新民晚报》曾揭露,家住南京西路的一对老人之女邱某、女婿王某都已年过40岁,他们为了占有两老住房,几年来经常与老人吵闹不休,现在更将自有住房卖出,一家三口强行住进了老人居住的房子,并使虐待行为不断升级,以暴力相对,女婿把岳父打得半边脸肿胀,左耳撕裂,甚至用滚烫的菜油倒在岳父身上;女儿则用开水浇在母亲身上,使之右大腿血肉模糊。这对夫妻要两老作出选择:是要人为死,还是要自然死。还扬言说,告到法院,电视台报社曝光我们也不怕。两老只能以泪洗面,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在江苏灌云县同兴镇,年近百岁的江婆婆,生有五子三女,但两年多来,她只能住在猪圈里,每天与一头母猪为伴,吃喝拉撒全在猪圈解决。而负责赡养她的儿子共有六个房间,却容不下自己的母亲。面对质疑,他竟理直气壮地表示是老人“自愿的”。在媒体向当地政府和民政部门反映并在电视上曝光后,老人才得以搬离猪圈。

阜阳市颍东区乌江镇周圩村一男子王某,常因一些琐事打骂年近80岁的老母亲。一次,老人被打后,为避免再遭儿子拳脚相待,竟躲进猪圈两天偷生。

厦门双莲池社区有三子一女的九旬老人周婆婆,腿部受伤却无家人照顾,几天中,只能依靠床头一个长出绿毛的面包果腹。

 

养老院工作人员虐待老人

 

当前各种养老机构发展很快,但是,养老院工作人员虐待老人的问题也不少。

长春市某小区养老院用刷锅水泡馒头喂不能自理的老人

56岁的陈永波手拄拐杖,狠狠敲打着楼板,眼泪夺眶而出:“这辈子,没这么憋屈过。”陈永波曾是长春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当了几十年警察。几年前,陈永波突发脑血栓,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住进了小区内的老年护理院。

陈永波家就在小区,又曾在附近当过民警,很了解当地的情况。近5年里,他先后住过小区里六七家民办养老院。陈永波说,仅小区西区至少就有8家养老院,有名字的也没挂牌,甚至还有没名字的。“我曾经是名警察,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要实名举报,让大家知道这些养老院的问题!”陈永波非常气愤地说,“到这里,老人不是养老而是受罪。”

陈永波总结这些养老院的共性问题有几个:一是不安全,都在居民楼内,没有防火通道;二是住得差,一套出租房里挤几十张简陋的单人床;三是吃得不好,刷锅水泡馒头喂不能自理的老年人;四是卫生不合格,没有消毒柜,环境脏。

合肥市某乡敬老院早饭、晚饭馒头就咸菜,想喝一口热水都没有

77岁的陈云风住进合肥市某乡敬老院已经一年了。可对这一年的生活,老人却很不满意。

201114清晨7点,风嗖嗖地吹,很冷。陈云风套了件外套,叫上室友,一起去了餐厅。

10分钟后,烧锅的妇女塞给他一个馒头,盛了大半碗粥。一碗咸豆角放在桌旁,烧锅的又舀了一勺。“再添点行不,不然馒头吃不下啊。”陈云风刚说完,就遭了白眼。

某乡敬老院的老人吃得最多的是馒头。早晨一个,晚上一个,还不许多要。“早饭还能凑合,晚上吃一个馒头怎么够呢?”14日中午,在敬老院门口,记者见到了陈云风。

“每天早饭和晚饭都只有一个馒头、一勺咸菜,还不能多要。只有粥能多盛一点。”午饭,老人们可以吃米饭。“都是豆腐青菜,油都不放一点。”

一旁的老人都附和着:“一个星期倒有两顿肉,都是肥的。”黄姓老人说话声音很大,还不停地用手比划着。他说,周二和周五食堂会买一次肉,可怎么也见不到瘦肉。

吃不好就算了。老人们更气不过的是,吃得还不卫生,买回来的菜洗都不洗就直接烧。“放在一个大锅里炒,菜叶上还沾着泥。”前几天,老人们实在忍不住,和其中一个烧锅的大吵了一架。“她现在都不好意思来了。”

在食堂吃不好,不少老人也开起了小灶。陈云风从老家带来了一个电磁炉,饿得不行的时候,就买点菜打打牙祭。“每个月发的30元钱,凑合着吃。剩下的再买包烟,解解乏。”

老人们是201015日住进敬老院的。敬老院共有5名员工,院长、副院长和两名烧锅的,还有一个打扫卫生的。老人们说,五个人根本照顾不了58个人的生活。陈云风告诉记者,敬老院里老人基本上都靠互相照顾。院长只有早上送菜的时候会来,平时都见不到踪影。

陈云风带着记者去看了他的住处,“这是他们发给我们的棉被,你摸摸多薄。”陈云风说的是垫被,那种深绿色的。盖的被子,都是老人们从老家带来的。

“这是水龙头,你看看我们用的是什么水。”陈云风扭了一下水龙头,一点水也没滴出来。敬老院的入口处,是老人们打热水的地方。可陈云风说,这里的水就没有真正热过。“每次都是温水,没办法,渴了啥水都得喝。”

安徽省太和县某老年公寓女护工撕下老人半只耳朵随手扔进垃圾桶

20103月份,45岁的周某与安徽省太和县某老年公寓签署了为期一年的劳务合同,负责护理包括82岁老太太刘氏在内的3名老人。

201012126时许,周某进刘老太房间为她穿衣服时,因故与老人发生争执。恼怒的周某就把被子掀开,拉起老人按坐在椅子上,打她的头、揪她的右耳朵,并大声说:你给我滚,我不能见到你。老人耳朵被扭痛后大声喊叫,周某却紧紧揪住不放,最终老人的耳朵被生生撕下半只。

周某随手将半只耳朵扔进垃圾桶。后周某经人提示,才将耳朵捡起来用纸包着交给了单位的一名会计。经鉴定老人右耳部自外耳郭边缘中部至耳垂皮肤完全撕脱,创口长达5厘米,经鉴定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

在接受讯问时,护工周某说之所以撕掉老人耳朵是因为老人“很不听话”,曾经有一次老人拉稀把粪便拉到了她的手上。

长春市无名养老院81岁脑血栓老人唯一能动的左手被布绳拴在床头

在长春市一家无名养老院,有一张乱糟糟的单人床,棉被上压着一条绿色的棉裤,一位满头白发的老汉一动不动地躺着。他的身子都在被子底下,露在外面的头看起来瘦瘦的。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口水流到下巴上。无论记者问什么,他都不回答。

一条粉红色的布条牢牢拴在铁床头上,这个布条与老人周围的环境十分不协调。仔细一看,记者才发现,布条的另一端绑着老人的左手手腕!

这个布条宽有六七厘米,长约三四十厘米。拧成了绳后,非常结实。老人被绑的左手只能向上扬着,不能自己擦拭流出的口水。

女老板李某说,李老汉(化名)80多岁了,患有脑血栓,右侧半身不遂,将他手拴住的原因是老人好像有肾病,尿频,一天要尿八九次。“现在他刚来住3个月左右,还没掌握他的排尿规律,所以只好将塑料袋套上他的下体接尿。但他手不老实,尿完了就会用手去扯塑料袋,弄得到处都是。没有办法,我才将老人还能活动的左手拴住。”另外,老人还好动,只要把手放开,他就把床上的褥子、垫子都拽下来撕扯,扔得到处都是。“冬天怕老人挨冻,还得用被把他的腿、脚都紧紧裹住,防止他蹬被。”

李老汉获得的这种护理无疑是在受罪。

郑州市某老年公寓“冷血护工”强迫老人喝尿

住在郑州市某老年公寓附近的王先生,经常听到养老院内有老人的惨叫声、打人声。王先生觉得不正常,深夜来到老年公寓对面的楼上,看到了老人被虐待的情景。

接到王先生的爆料后,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冉亚阁等蹲守6夜,录下了护工郑焕明凌晨三四点叫醒被护理老人时,令人发指的言行。

20115 19 日凌晨4 点左右,老年公寓1楼东边经常挨打的那个老人屋子里的灯准时亮了。

只见一名护工走进房间叫老人起床,老人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不想起床。“起床,师清臣。谁强奸师清臣了,你哎哟啥哩?”护工呵斥着,一边坏笑着喃喃地骂,并把手伸向床上的老人。老人哀求着说:“别使劲,疼……使那么大劲干啥哩,受不了。”“谁kao你了你受不了?看你那××样……办点×正事,起来!”护工一阵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而且还夹着他的坏笑。随后,在老人的痛苦呻吟中,护工将老人带出房间。

20115 21 日凌晨,记者再次来到这家老年公寓。凌晨4点钟,房间里的灯亮起,这一次,护工并没有急于叫老人起床。“喝水不喝,老家伙,你赖得很啊。”护工对床上的老人说。记者觉得很奇怪,因为护工进入老人房间的时候, 手里面本来是空的。“你还想喝不想?你喝点吧,哈哈哈,叫师清臣喝点水……”说着,护工拿着一个黄色塑料袋向老人嘴里灌去。老人不断地反抗,嘴里嘟囔着:“太咸了。”那名护工还问老人:“好喝不?咸不咸?”老人回答不好喝之后,护工故意装作听不清,“好喝? 好喝再喝点。哈哈哈哈……”

投诉人王先生说,那个黄色塑料袋里面是尿, 他们给老人喝的是尿!

20115 28 日凌晨4 10 分,记者发现经常挨打的那名老人房间里不仅拉上了窗帘, 玻璃窗也关得死死的。记者只好在窗边架起摄像机遥控拍摄。在拍摄过程中,窗帘忽然透出一丝缝隙。透过缝隙观察,记者发现老人在睡觉的时候还被绑着双手,身体也被绑在床上。只见护工在给老人解开双手后,大声呵斥老人起床。由于时间太早,老人困得不想起床,护工就猛击老人的头部。

事件曝光后,“冷血护工”郑焕明被拘留。在帝湖派出所治安大队询问室,62 岁的郑焕明说,之所以天天凌晨就把这些老人喊起来,是因为这些被喊醒的人,晚上都要小便好多次。“如果我不叫他们起床换尿袋,尿袋满了流到床上,那老人们睡在湿被子上就更难受了,我还要再给他们换被子洗被子。”郑边说边比划。

记者提醒说,录像中有你骂人。郑焕明顿了顿说,我平时和他开玩笑的,他神志不清,我骂着玩儿的。记者问,你逼师清臣喝的是啥水?郑焕明叹气不说话。

福建省晋江市某老人公寓工作人员用绳子和铁丝把老人绑在床上

福建省晋江市庄先生拨打《泉州晚报》记者电话称,他把父亲送往某老人公寓寄养,结果父亲被院方虐待了。

记者从庄先生出示的《某老人公寓入住协议书》上看到,老人入住时间为200943日,月收费为900元。

据庄先生介绍,他父亲59岁。庄先生在43日下午把父亲送至某老人公寓。没过3天,他接到养老院相关负责人的电话,称其父亲和护理人员发生争执,还打了人,院方不再让他父亲入住了,要他赶快来领回。8日,他又接到电话,说如果不来领回,院方就要把他父亲绑住。当时,他对院方说要绑起来可以,但不可伤害老人。11日中午,他赶到老人公寓时,发现父亲被绑在床上,双手和双脚肿胀,有的地方还起了水泡并溃烂。

“是让他们照顾的,不是让他们虐待的。”庄先生说。

“庄先生答应了,我们才绑。”某老人公寓相关负责人陈庚森说。

据陈庚森介绍,老人4日下午就开始与公寓的其他老人发生争执,还随地大小便。5日,他们把老人放在电视厅看电视。当天中午,他们叫老人出来吃午饭,老人把门堵了。他去开门时还差点被老人掐住脖子。

陈庚森说,他知道没有办法管理老人后,就叫庄先生把老人领回去,可是庄先生迟迟不来。8日,在征得庄先生同意的情况下,他们才把老人绑住。

济南市某老年公寓82岁老妇被打耳光、禁食、泼冷水

82岁的董淑云老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乔小明向记者哭诉,2010912她到济南市某老年公寓探视母亲,在楼梯里就听到了母亲的惨叫。那声音太凄惨了——“求求你们给我口剩饭”。她有糖尿病,低血糖能导致昏迷的。

董淑云老人两年前脑出血导致偏瘫在床,只有右手能够活动。20105月,一直照顾老人的保姆辞职回家,工作忙碌的女儿把老人送到济南某老年公寓。

乔小明告诉记者,老年公寓在签订送养合同时曾经表示,午饭和晚饭都会保证有四菜一汤。为什么董淑云老人会发出“给我一口剩饭”的请求呢?原因是护理人员用热饭烫她,她如果不吃,就会被禁食。董淑云老人说,喂的饭太热了,我说我不吃,他说你不吃就宰了你。第二天就开始打我了,打我的脸,拧我的嘴。

在乔小明提供的照片上,老人的手背、胳膊和腿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多处淤青,后背和胳膊上一片片的皮肤红肿,甚至多处皮肤溃烂。

董淑云老人已经搬回家中1个多月了,然而,说起在老年公寓的经历,她仍然抑制不住激动,不住地用唯一能活动的右手捶打着胸口。她说,三个月只给她洗了一次澡,第二次她要求洗澡时,就被拖到浴室里用凉水喷我,我不洗了,出来以后就拿电扇对着我吹了一天一夜。

湖北省竹山县某福利院老人做“院工”养活自己

在一般人的概念里,老人住进养老院,应该是颐养天年的,可湖北省竹山县某福利院,居然让老人们出去干活来养活自己。

五保老人被派出打工被称为请“院工”。“院工”分零工和长工两种,给附近村民种地养牛等做杂活的叫零工,按天计算;被派往外地砖厂、工地等长年劳动的叫长工,一般每年做10个月,工钱4000元至6000元不等,由雇主直接交给院里。

无独有偶。201010月,有市民向东北网反映,哈尔滨市松北区敬老服务中心有多名五保老人在中心主任的默许下到附近奶牛场打工放牛,赚取十分微薄的薪酬。

此外还有老人在敬老院内遭虐待,全身生褥疮长蛆的;老人院三餐肥猪肉加鸡屁股汤的;八旬孤老敬老院内遭罚站欲上吊自杀的;敬老院女护工向七旬老人嘴上抹粪,打掉74岁老人两颗牙齿的;大连某养老院老人遭护工拖鞋抽打,后因脑出血死亡的……

 

保姆虐待老人

 

有一女儿为了让保姆对73岁的瘫痪父亲好一点,就去“巴结”保姆,吃剩下的东西她带走,让保姆每餐吃新饭,夏天给保姆买花露水,立秋了给保姆送围巾……她想,只要你把我爸伺候好,怎么都好。

但她还是很失望。有一天,她提前来看父亲。走到小区的绿地附近,看见自家保姆正和别的阿姨闲聊,父亲的轮椅在树下,老人正打盹。她静静走到父亲身边,心疼加气愤,当场哭了。她看到流着眼泪说不出话的父亲的轮椅被一根绳子拴住,绑在旁边的树干上,老人身下全是湿的,小便灌进了棉鞋,口水濡湿了围脖……她对一个劲儿道歉的保姆只说了一句话:“我平时怎么对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爸?”

72岁的夏奶奶因脑血栓瘫痪在床,丧失语言能力。儿女因工作脱不开,只好与“爱心”家政服务公司联系,雇用服务人员张某照顾。

一天,夏奶奶的女儿回家,发现母亲脸上有几处淤青和伤痕,张某说是蚊子咬的。当女儿询问时老人痛哭不止。女儿为弄清真相,安装录像设备后发现,一次张某喂饭时老人弄脏衣服,其不停打骂老人。

在公园里,一位40多岁的家政服务员推着一辆轮椅,上面坐着一位痴呆的老婆婆,老人手刚伸出来不知道要摸什么,立即听到家政人员呵斥:叫你的手不要摸……接着一巴掌打到老人脸上,毫无还手之力的老人好像习惯被打,不动了。

一天晚上10时,王先生和爱人杨小姐突然接到男保姆老桂的电话,称其父亲杨伯由于咳嗽用力过猛,摔倒在床边,将3颗牙齿撞掉了。

王先生夫妇急匆匆赶回家,发现躺在床上的父亲满口是血,左上颚的3颗牙齿连根脱落。“我给他装尿套,他突然咳嗽,就撞到床边的铁栏杆,3颗牙齿就撞掉了。”这是男保姆老桂当时的解释。“如果撞到栏杆也会磕到门牙呀,怎么就撞到旁边的牙?”杨小姐有些不解,他同时注意到父亲情绪非常低落,一言不发躺在床上。趁着男保姆走开,杨伯激动地对杨小姐猛摇头,口里嘶哑着想说话。后来,杨小姐看到父亲给她的纸条里,竟写着自己的牙齿是被保姆打掉的,他的胸口和肺部也被打,很痛。

“平时,我们都看到老桂对我父亲挺好,我一时间还难以相信。”为弄清楚真相,第二天,杨小姐放了老桂的假,并带父亲到公园散步。在公园里,父亲将这一个半月来,老桂对他的态度和恶劣行径一五一十写了下来。杨小姐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天,杨小姐带父亲到医院进行了检查。“虽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父亲一直胸闷、心律不齐,我怀疑这都是长期受到老桂虐待的结果。”杨小姐说。

事后记者在深圳宝安区观澜福民冼屋社区王先生家见到了76岁的杨伯,他安静地躺在床上,身上带着尿套。为了方便杨伯书写,家人将他从床上抬上轮椅,并在他脖子上围上毛巾。“因为父亲吞咽困难,常常会流口水,3颗牙齿掉了就更严重了。”杨小姐说。由于不能说话,杨伯艰难地将当晚发生的事写在纸上。

杨伯告诉记者,那天中午,他要午睡,老桂给他带上尿套,因为他咳嗽时脚不小心踢到了老桂的胸部,老桂就非常生气,并打骂自己,杨伯立即向他行礼表示抱歉,他完全不理边打边骂杨伯为什么不早死。“他先打脸部,后又打我的胸部,最后捶大腿,我的牙齿也(被打)脱落3颗。”杨伯在纸上写道,到了晚上,老桂因为害怕,拨了电话给杨小姐,谎称杨伯撞上了铁栏杆。老桂还威胁杨伯不要告诉女儿,否则就不放过他。

杨小姐指着床沿的铁栏杆说,这栏杆要到晚上才装上,是为了防止父亲晚上从床上掉下来,中午是不会装上去的。

问到平日老桂如何待他,老人突然激动地举起右手,并竖起中指猛指向自己,然后又用手拍自己的脸,嘴巴一张一合要说什么,眼睛里痛苦地流出眼泪。杨伯告诉记者,老桂在家人面前表现得对自己很好,但一个半月以来,基本上每天都会打骂他。■(未完待续)

2013年12月20日

虐老事件频发下的思考(上)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