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第十届中国改革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就业和分配司副司长刘浩表示,种种事例显示,过去的决定、规划、法律等“顶层设计”都对收入分配具有正面作用,但至今未能很好实现。依靠顶层设计去推进改革,行不行?这值得深入思考。

撇开立场、感情因素不论,仅就事论事就会发现,“不能一味等待顶层设计”的言论,虽然让人倍感失望,却是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最大尴尬。毋庸置疑,当下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再怎么拔高都不为过。不过,正因为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重要性以及其涉及利益调整的深度和难度,决定了在国家层面出台的总体方案,必然是与既得利益群体博弈的产物,会因为过于原则而变得不值得“一味等待”。

换个角度看,“不能一味等待顶层设计”的确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任何改革都不可能在理想的真空状态下推进,既不存在一个绝对超然世外、客观中立的“顶层设计者”,也不可能只要做出一个“顶层设计”就能解决所有的现实问题。也就是说,再好的“顶层设计”也不能包罗万象、事无巨细,还需要一个又一个更为具体、更具可操作性的“中层设计”、“底层设计”作为支撑。

没有具体的“底层设计”作为支撑,再美好的“顶层设计”都可能面临无法落实的尴尬。以刘浩所举的遭遇尴尬的反垄断法和党的十七大提出的“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等“顶层设计”为例。之所以这些美好的“顶层设计”遭遇适得其反的实施效果,不是“顶层设计”本身出现了问题,而是好的“顶层设计”没有更为具体的配套措施作为支撑,使得“顶层设计”只能浮在“顶层”,不接地气。 

理解了“不能一味等待顶层设计”的现实与无奈,我们就会明白,只有把“顶层设计”设计的目标不断细化,提出更多更具可操作性的实施办法,“顶层设计”才是值得期待的理想。事实上,在收入分配体制改革问题方面,“顶层设计”的目标已经很多,没必要再叠床架屋。如果说十八大提出的“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居民收入倍增”是关于收入分配的最高“顶层设计”,那么,我们希望总体方案这一“次顶层设计”能够更为具体明确,以此类推。也只有当改革从“顶层设计”到“底层设计”如多米诺骨牌一样渐次具体下去,“不能一味等待顶层设计”才不会被诟病。  

【志灵《法制日报》2012-11-26

 

 

凡本栏目摘用文章的作者,请与本刊编辑部联系领取稿费。
    联系人:段老师 电话:010-88561916

2013年04月20日

“顶层设计”也离不开“底层设计”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