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出来的社会问题

温州出租车志愿服务队队长、温州出租车协会副会长、出租车司机  卞浩亮

2011年8月1,杭州发生了持续3天的出租车司机罢工,并很快波及到温州、河南等多个地区,这让我们重新关注到出租车行业的发展及出租车驾驶员的权益问题。自2008年重庆出租车司机罢工以来,全国已经发生了近50起出租车司机罢工的事件,有数万人参与其中。

问题的核心在于,出租车驾驶员没有平等分享出租车行业发展的成果。很多驾驶员反映,由于“份子钱”和燃油价格持续增长,驾驶员的实际收入水平连年下降,工作时间不断增加,不满情绪亦在积聚。

在本期栏目中,我们选登了“的哥”卞浩亮的文章,他从一名资深出租车驾驶员的视角,审视出租车行业中的驾驶员权益保障问题。卞浩亮从事出租运营十多年,在工作之余,他热心公益并代表其他工友发出自己的声音。卞浩亮参与发起了温州出租车志愿服务队,在温州动车事故中积极参加各项救援活动,受到政府和社会的好评。

出租车作为城市交通发展动脉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被看成是一个城市经济、文化、涉外活动等方面的缩影而被冠以“城市名片”、“流动风景线”等美誉。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出租车市场出现了快速发展,坐出租车已经从以往的享受型消费转变为居民日常的普通消费,这不但是我国城市发展水平的体现,也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一个缩影。

但是,我国的出租车市场管理却依然沿用着计划经济时代的体制,政府通过出租车公司牢牢地控制着对市场的经营权。其实,出租车运营的特点就是一种个体劳动,在司机的上面套上一个出租车公司,除了方便政府的管理以外,没有任何积极作用,反而增加了乘客的支出,减少了司机应得的收入。因此,对于出租车市场,政府应当大力推进市场化改革,而这种改革的方向就是引导市场向个体化经营的方向发展,逐步让出租车公司退出市场。

当前,出租车公司利用其对车牌的特许垄断权,对出租车司机的盘剥,不仅仅体现在每个月上交的“份子钱”上,更是渗透于公司运营的各个环节。最近,广州还曝出了出租车司机在入职时需向公司高管上交“茶水费”的丑闻。这种事情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出租车公司拥有了垄断权,可以随意拿捏司机,而司机为了谋得一个在城市里开出租车的权利,不得不向垄断权的持有者屈就。“茶水费”的事情因为有司机忍不下去而曝光,但更多对司机的压榨却依然埋没在冰山之下。公司虽然收了司机的“份子钱”,但对作为职工的司机来说,能否实现自己的劳动权益,落实国家规定的福利待遇却全凭公司的自觉。司机在营运中发生车损等意外,一般也只能自己全额承担。这样的出租车公司,除了收钱以外,看不出它对这个市场的运转有什么积极作用,只是增加了出租车行业的运营成本,增加了乘客的消费支出,养肥了一批坐在空调办公室里的管理人员。这样的出租车公司,具有什么样的市场价值?

这几年,在全国范围内接连出现了具有轰动性的影响非常大的出租车行业群体性罢工和罢运事件,为这个繁荣行业增添了不和谐的音符。据不完全统计,在最近十年多的时间里发生过百多起出租车业罢工罢运事件,而在最近几年甚至出现了出租车被砸等暴力治安事件。

长期以来,出租车司机罢工的理由有以下几条:城市黑车泛滥,要求政府打击黑车;燃油涨价,运营成本上升,要求提高运价;出租车各种费用太重,要求减少费用。

在2008年以前,全国出租车行业的罢工大部分是由于出租车司机与公司和政府争夺经营权、运营权的原因,最典型的是以2005年七八月间,青岛出租车司机为经营权三次罢运,以及青岛出租车司机姜育黎的九年维权。进入2008年后,全国出租车行业罢工大部分则是由于政府对黑车整治不力,运营成本上升,要求提高运价;出租汽车公司管理费过高和加气难等原因。最典型的例子是2008113,重庆市出租车全城大罢工,原因是公司管理费过高,加气难而被迫停运。2009年温州出租车罢工、201181杭州出租车罢工和10月6厦门出租车罢工的原因,都是运营成本上升,要求提高运价。

在出租车罢工事件发生以后,各级政府都快速采取措施平息罢工,防止事态扩大。事实上,出租车罢工不是出租车司机的本意,而是被“逼”出来的。“要引起管理部门重视,要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多罢运出租车司机这样说,“罢工、罢运是沉重的车份钱压出来的,是极不合理的出租车业制度逼出来的。”

我们感觉到,出租车司机心理上对出租车业的现状有很大的不满。任何事件的发生,都是有前因后果的。罢工对出租车司机来说,也是一件很无奈的选择。司机为什么要罢工?原因是在正常渠道中,出租车司机所提出的问题,政府没有能够及时做出回应。

笔者以为,对于出租车业罢工问题,如果抛开出租车行业与整个社会及公众利益的冲突与问题不谈,单就出租车行业内部而言,造成行业内不稳定的核心原因是,内部的利益分配严重不公。出租车行业真正的经营者、生产者、劳动者——司机们所得甚少、负担沉重、处境艰难。这个结构性问题长期得不到妥善与科学的解决,便形成了尖锐的矛盾,司机们自然会用一种更加激烈的方式表现出来。所以短期内,出租车行业的罢工在所难免。如果上述根本问题不能解决,出租车罢工还将持续发生。

在过去数年里,出租车行业内部的利益分配矛盾便已十分尖锐。这些年,燃油价格不断上升,包括维修费用也在增加,致使司机本来还算过得去的收入大大缩水,于是司机的压力与不良情绪被放大了,他们期望通过各种合法途径来解决自己面临的生存压力。另一方面,在现行出租车行业体系下,单个的司机没有与强大的公司和政府管理部门平等对话的条件,与公司和政府管理部门谈判的希望渺茫。即便走其他的路径,如法律诉讼、上访等,依然是到处碰壁。真正让司机们失望的是,许多出租车司机“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申”,一些主张权益的出租车司机甚至被抓捕判刑,令全国出租车司机们十分寒心。

一些地方政府出台文件或“打招呼”,也就可以制度性、政策性地剥夺了司机们的诉讼权利与表达权利。当所有维护自己权利的路径都行不通的时候,司机们便采取了一种激烈的表达方式——罢工。

以温州发生出租车罢运为例,虽然时间很短暂,很快就把冲突平息了,但是这次出租车罢运事件却暴露出了社会的大问题。根源是,平时政府和管理部门没有解决好保护出租车驾驶员的合法权益问题。对温州出租车驾驶员来说,最不能忍受的是温州市区出租车运价低、油价不断上涨、运营成本高、收入低,往往一天开下来就混顿饱饭,运气不好还要亏本。绝大部分司机们认为,这就是此次罢工事件的导火索。

出租车驾驶员这些无奈的叹息声可能在政府管理部门眼里是小事情,但是任何小事如果不积极处理,日益积累,便会成为社会的大问题,今日出现的温州市区出租车罢工事件,就是由原来的小事情演变而成的。当然,的确如温州市政府所说,在出租车罢工风波中,存在少数不法分子。话说回来,正是不法分子的参与,让政府清醒地意识到出租车行业问题的严重性及影响力。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政府和管理部门加快对出租车行业的改革。

解决社会积累成疾的问题,非一天两天的事情。笔者也希望政府能够本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原则,从社会长期发展入手,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尽到每一名官员的社会管理职责,而不是一出现事件,都忙着为自己推脱责任,把罪名推到事件发生者的身上。对于出租车司机的罢工,笔者需要说明的是,绝大部分司机是想平安挣钱过日子的,没有什么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铤而走险,以闹事罢运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非常希望政府管理部门能够换位思考,在平时能够更多地开辟渠道,倾听普通出租车司机的呼声。当司机们没有“无奈”的时候,出租车行业的长期发展就有了保证。

2012年05月23日

反思出租车司机罢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