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特约评论员  王侃

    新媒体出现伊始,其潜在动员能力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新媒体提供了实时信息交流平台,能够让不同社会阶层的群体迅速分享信息,并协调跨地区的集体行动。2011年春季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年初英国伦敦等城市的骚乱和秋季美国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都显示了新媒体强大的跨社会阶层、跨地域动员能力。

    新媒体向社会管理提出了挑战,而各国政府和执法机构似乎都没有找到有效的应对方案。政府推出的监管措施,总是被新媒体使用者所消减。2011年12月中旬,俄罗斯爆发了十几万人参加的抗议议会选举舞弊的大规模示威。此前,虽然俄罗斯政府密切监视Twitter(推特网)和Facebook(脸谱网)上的信息,却无力阻止俄罗斯网民快速转发。俄罗斯网民通过拆借关键词,创造出很多专门的网络用语,规避了政府的网络检查。当示威由虚拟的网络社会延展到现实中的真实社会时,俄罗斯政府已经很难制止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发生了。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新媒体环境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在西方和阿拉伯国家广泛使用的推特网和脸谱网,没有在中国大陆注册登记,中国大陆网民不能直接访问这些网站。不过,作为中国本土化的新媒体平台,微博吸引了大量用户。据官方统计,中国微博用户已经超过1亿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人。据笔者在广东地区的调查发现,50%以上的新生代打工者使用微博,而几乎所有年轻的打工者都听说过微博。

微博发挥着与推特网等新媒体平台相似的社会作用。在信息扩散和社会动员方面,微博的影响力日益扩大。2011年10月16日至31日,日本西铁城控股总公司的代工厂——深圳冠星精密表链厂(冠星)工人进行了为期15天的罢工,罢工一共涉及工厂1200多名员工。罢工伊始,就有两名参与罢工的工人使用微博实况报道。在最初的一天中,这两人的微博空间几乎每5分钟更新一次,不断向社会公布罢工的进展情况。这两个微博空间迅速吸引了数百名微博用户的关注,其信息被转发近万次,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

    微博开始成为中国工人集体行动的动员平台

    罢工并不是新鲜事,但是在冠星罢工中,微博这种实时、高速的传播方式首次得到使用。在以前的工人集体行动中,经常可以看到手机短信、QQ。工人通常使用手机群发短信相互联系,来动员和协调罢工。在2010年夏季发生的南海本田工人罢工中,手机群发短信是工人之间相互传递消息的重要途径。然而,相对于微博,手机短信存在两个明显的劣势:一是短信的信息承载量有限、通讯成本较高,一条短信不能容纳太多的文字,同时,手机群发短信会产生一定的通讯费用,大部分工人使用预充值话费的手机,很容易出现话费不足,无法继续发送短信的情况;二是短信内容的真实性难以把握,收到动员短信的工人很难甄别短信内容的真伪,使得动员效果大打折扣。

    微博则克服了这些传播上的障碍。首先,微博支持手机和电脑访问,微博使用者可以把手机照片直接上传到微博空间,增强了信息的传递速度;其次,微博信息量相对较大,一条微博可以容纳150个字,基本上能够表达动员组织者的意思;另外,微博使用互联网发送,成本极低,在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工作的工人绝大部分都开通了手机微博业务;最后,微博支持图片和视频分享,微博信息发布者常用手机拍摄罢工场面,再将照片或视频附在微博文字后面,这种图文并茂的传播方式极大增强了微博的可信度。

    在冠星的罢工案例中,最初的罢工动员者就是通过微博,配合其罢工动员活动的。罢工发动者把动员性文字与照片结合起来,放在各自的微博空间。其他工人看到这些消息后,很快在厂内工人圈子中转发这些信息。与此同时,罢工发动者还做了私下的动员工作。微博有效配合了这些活动。微博中的照片、视频强化了罢工发动者的可信度,让工人们认为自身权益受到了雇主的严重侵害,从而导致了罢工的发生。

    严格说,很难发现冠星工厂的违法用工之处。冠星普遍使用综合计算工时与计件工资相结合的薪资制度,这必然导致一年中的淡旺季工资数额不同。另外,罢工中工人指责冠星采取家长式的强权管理方法,这涉及企业基层管理者的素质问题,原本可以通过企业内部沟通协调加以解决。不过,当微博中具有说服力的动员信息发布出来时,工人们对自己处境的解读便发生了变化。工人们由以前的简单服从,转变为批判性地看待工作场所及劳动关系管理制度。一名工人在微博上说:“公司违反劳动法。工资越来越少,没有加班根本不行。日本老板这样做,和我们工人商量了吗?!就是看不起中国工人!!!”

    由此可见,工人一旦能够审视自身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就会提出比法定劳动标准更高的诉求。在冠星罢工事件中,工人们普遍要求设立集体劳动关系协调机制,要求参与企业管理,以便就涉及自身权益的问题发出工人自己的声音。

    冠星罢工发生后,参与罢工的工人不断在微博上发布各种消息、照片和视频信息,迅速在周边工厂造成了连锁反应,很多处于不同行业的工厂接连罢工,罢工工人提出的复工要求,基本上与冠星工人差不多。一名参与罢工的工人在其微博上表示:“周围几个厂都罢工,我们也是要求涨工资的……老板不能专横,要听取我们工人的话”。

    微博把工人埋藏着的不满和怨恨集体发泄了出来,让工人们反思工厂管理模式与工资福利待遇的合理性。此时,一旦出现管理方与工人的口角或小冲突,就会立即引发全厂范围的工人集体行动。工人们会将这种小冲突解读为老板对员工权利的蔑视,再加上工人们原本就对于工资福利待遇存在疑问,所以便会认为,管理方对劳动者权益的蔑视造成了低工资、低劳权水平的工作环境,必须通过集体反抗来迫使老板尊重劳动者的权益。

    微博扩大了工人集体行动的社会影响力

    在中国工人集体行动方面,微博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拓展了罢工的社会影响力。微博用户不需要额外的身份认证就可以浏览其他用户的微博空间。在冠星罢工中,罢工工人使用微博实时传播罢工动态,吸引了社会上大量微博用户的关注。这些关注者来自各种社会群体和社会阶层,一个微博名称叫“打不倒的西铁城工人”的罢工工人就受到了很多劳动关系学者、积极分子和专业学生的关注。

    事实上,冠星罢工的解决,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微博的跨社会阶层的动员能力。冠星工厂罢工五天后,政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冠星罢工与地方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时间相距很近,随着罢工的持续,冠星罢工越来越可能影响到地方人大代表选举的顺利进行。因此,政府多次出面,组织和协调劳资双方进行谈判。在谈判难以快速取得突破的时候,政府直接介入,说服罢工工人复工,并保证跟进工人提出条件的落实。

微博对于冠星罢工的密集信息发布,还吸引了社会上的劳工团体的关注。长期从事劳动法律援助的深圳劳维律师事务所,就是通过微博了解到冠星罢工的情况。之后,深圳劳维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段毅律师及其团队前往冠星厂,与复工后的工人进行会谈,希望能够代表工人与管理方进行集体谈判,通过集体协商和集体劳动合同的形式来解决工厂内部存在的劳资关系紧张状态。12月8日,由深圳劳维律师事务所代表工人与管理方进行的集体谈判,终于达成了协议,冠星管理方满足了工人提出的所有主要条件,谈判圆满结束。在谈判结束后,深圳劳维律师事务所立即在其机构的微博空间中,发布了消息,并配有现场照片。微博在联系各种社会力量方面,具有很强的效力。

    继冠星罢工后,在广东地区、浙江地区发生的多次罢工案例中,都是由罢工工人的微博空间首先发布消息的。在媒体没有报道之前,微博就抢先发出了详细的罢工信息,其中经常还包括有生动的照片或视频。一大批对劳动关系感兴趣的研究者、学生和实务工作者相互转发这些信息,使得看似孤立的罢工事件得以跨地区、跨社会阶层传播。截止到2011年11月份,已经有100,115名微博用户关注劳动关系和劳动者权益问题。在与劳动相关的微博用户群中,最受欢迎的微博用户吸引了超过22万人的关注。

    由此可见,微博提供了一个社会各阶层人士交流信息的平台,这个平台能够让在现实生活中彼此不相识的人,建立互动联系,并就某些特定的社会议题交换意见。当工人集体行动发生的时候,微博既可以让不同地区、不同工厂中的工人了解到罢工的起因与工人诉求,也能够动员这些工人为自身权益而开展相似的集体行动。同时,微博又为集体行动中的工人提供了更大的社会交流平台,使得工人有可能得到来自其他社会群体的理解与认可。

    微博与社会管理

    正是由于微博具有的快速、跨地区和跨社会阶层的影响力,才使其成为中国社会管理中的一个重要内容。社会管理的初衷是为了建立一个公平、高效的社会运转体系,在这方面,微博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微博能够迅速将基层的信息传递出来,使政府及时了解社会动态;另一方面,微博的强大动员能力也可能造成大范围的不稳定,其快速传播特征也带来了人们对于微博潜在煽动力的担忧。

    “阿拉伯之春”和俄罗斯议会选举抗议示威,反映了新媒体可能给政治体制与社会体系造成的极大冲击能力。基于手机网络和互联网的新媒体技术具有很大的开放性,位于不同国家的社会行为主体均可以接入新媒体平台,并发布消息,引导社会舆论与集体行动动员趋向。2011年以来,美国政府、智库和研究机构都开始关注中国的新媒体,特别是微博的发展。4月,由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支持的中国新媒体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的新媒体将会对现有社会信息传递方式、社会权力结构和集体行动动员模式产生深刻影响,其中微博的影响力将表现得最为直接。作为世界第一大手机用户拥有国,中国社会在信息传播方面将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这将会对中国现有的社会管理体系提出挑战。

    当前,我国社会管理已经开始强调微博的重要性。各政府部门逐步开设了各自的微博空间,定期发布政务信息,引导社会舆论的走向。不过,我国社会管理体系尚没有应对新媒体与集体行动的有效策略。如何在发挥微博等新媒体优势的同时,降低新媒体可能带来的劳资对抗加剧问题,将是摆在劳动关系和社会管理研究者、实务工作者面前的新课题。

2012年04月20日

新媒体、微博与中国工人集体行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